返回

暗影囚笼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暗影囚笼阵 (第1/3页)
    

新生开学典礼之后就是军训了,军校的军训比一般大学的军训更加严格,不过今日的学员们多了几分喜色。今天是实弹射击训练,只要是个男孩子就没有不爱枪的,无论是什么样的枪都喜欢,喜欢枪的威力也喜欢拔枪射击时那一抹风情。

张远拿到手上的枪是步枪八一杠,八一式枪族是一种性能优良的武器,精度好、动作可靠、操作维护简便,在实战中表现良好。这把枪轻的很,张远拿到手上顿时就有种回到刀锋战士世界大杀四方的熟悉感,虽然那里并没有此武器。

“卧式射击百米胸环靶。倨枪,左手向上握托枪身,枪托抵于右肩肩窝处,右手握紧把手的同时,食指贴于扳机外沿,瞄准。三点成一线,当确认瞄准时,应注意不可刻意扣动扳机,“有意识瞄准,无意识击发”也就是说扣扳机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才会打得准,否则有意识扣扳机会造成枪身晃动,影响准确度。”教官说的仔细还拿第一排排头做实验。

第一排排头就是学习委员刘清泉同学,张远一米八的身高在全班屈居第二,只能站在第二排的排头。不过军校生射击很爽,每人一个弹夹,打光即止,因为全班都是男的所以不存在害怕不敢抠扳机的说法。

“砰!砰!砰!”此起彼伏的枪声响彻靶场,占地近60亩,20个靶道、胸靶、半身靶随机分布。张远他们第一次摸枪,打的是胸靶,第一排最好的成绩是三十发256分,到了张远他们这一排,张远第一个上。趴在地上调整射击高度,然后就开始射击,单发的情况下很多人都是一枪一枪瞄准了打,单发连发随便你自己调整,张远选择连发所以就听到两枪两枪的点射之后,张远三十发打出了298分的高分水平。毕竟连续射击的情况下会让射击的人分心,况且这又不是打游戏点点鼠标就可以了,随着张远的成绩出炉顿时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神枪手啊!没想到老张家儿子比老张还牛,三十发点射打出这个水平。”一旁的总教官看到张远的成绩眼睛都在放光有木有,这种人才要是将来摆在一线那就赚大了,心中计划着等下要把张远预定到自己的麾下的时候学校那边也被惊动了。

校长看到这个成绩当时就我嘞个大曹,虽然打固定靶满分的比比皆是,但作为一个学员第一次摸枪打出这样的成绩足以自傲。关键是这还是点射中间间隔极短,几乎就相当于连续射击,这种射手放在战场上,给他一挺机枪那就是割麦子的镰刀。能点射的很多,但控制住点射节奏的很少,有很多老射手都没有把握完全控制住点射的节奏,那可不仅仅是眼力,更多的是悟性。

其实以张远的精神和力量,别说是一把自动步枪,就算是一挺机关枪自己也能枪枪射中红心不散。298可疑的偏点也是为了藏拙,一旁的教官还不信邪觉得张远是运气好,所以又给了张远一梭子子弹再打试试看。很快成绩出来了,299分,比之前的还要好,这下教官无话可说了。于是张远被特批接下来的三天射击训练都不用来了,直接给你放假,这么好的成绩我作为教官没有啥能够教你的了。

被放假或者说是被踢出群聊的张远显得无所事事,实际上这段时间刘雨辰已经在短时间内赚了十几万元,尤其是后来增加的撸串和冰水,一毛钱一根的羊肉串,一天至少能卖出去上万串,现在的刘雨辰已经是手下有十来个员工的老板了。也多亏了张远当时有眼光,不仅仅是租下了一个游戏厅的面积,还有侧面的门面和后面的院子以及楼上的二楼区域,现在门面和院子都被利用了起来。二楼区域张远打算用作录像租借,这个时候的录像机已经崭露头角,录像带算是比较暴利的一种,当年DVD风靡的时候一个小镇几乎每条街都有DVD租售店。

正好放了张远三天假不用军训,所以张远跟班主任请了个假借口家里有事之后就换便装出了学校,班主任自然是无不应允,本身张远的老爸跟班主任就是老熟人的关系,再加上张远的射击水平已经被其知晓,正如张远所说的那样,优秀的人才能获得更多的资源。来到对面的美食街,张远先用座机打了个电话回店子里然后让刘雨辰带着五万元过来,之后张远来到了自己之前看好的这家店。

老板一看到张远就知道其来意,之前已经跟张远谈过门面的事情了,而他知道的是不仅是他家门面,这前后两条街之内的十二家门面张远以三年总共三万元的价格拿下了。本来这个时候生意并不是特别好做,而且地处又比较偏僻,一家门面最低两千最高八千。这位薛老板就是这出价八千的主儿,这个时候的一万元的购买力就相当于后来的二三十万的样子,八千块这一块偏僻的街道签三年的合约,也不知道谁赚到了。

刘雨辰来了之后就陆续签订了协议,张远特意花二百块雇佣了一个律师,这律师并不是国人而是个老外,毕竟这个时候真没多少人有法律意识,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杀人还分自家人和外人,那穷乡僻壤的觉得出了啥事赔两个就行了。

钱到位了接下来就是各个门面限定时间开始往外搬,这十二家之中除了两家馆子和一家古董店需要点时间往外搬之外,大部分的都直接把钥匙交给刘雨辰,那点破铜烂铁的还要的干啥?你要不觉得碍事你可以留下,你要觉得碍事直接扔了就好。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装修门面,请厨子,买厨具和桌子椅子什么的,这么巧那边两家饭点一听刘雨辰这边要桌子椅子当时就决定卖给你,一百块都给你包圆了。

古董店的大爷看出来刘雨辰就是个跑腿的小子,一瞅就觉得这货身上就算穿上西装还是有一股痞气不像个话事人,当时就说希望能渐渐刘雨辰幕后的老板。不知道这大爷什么背景,不过看这满屋子的字画刘雨辰觉得这不是个一般人,当时就朝人群中的张远使了个颜色。等到这边基本上搬空了,等到装修工人开始干活了,张远在附近的一间茶馆见到了这位看着就不普通的古董店老板“柒叔”。

“小伙子,够魄力啊!三万块眼睛眨都不眨就把这条街拿下了,我就好奇这条街这么偏僻能干啥?”柒叔没想到那个年纪轻轻的刘雨辰的背后老板居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大老板派头,而是一个看着比刘雨辰还要嫩的年轻人,看这走路的时候龙行虎步的样子像个官家子弟。不过哪来的官家子弟这么大方?三万块可不是小数目,在90年的时候全国最疯狂的强盗集团被打掉的时候,总资产79万还被称之为巨款。

“柒叔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张远了解过这位柒叔的背景,毕竟要见自己当然要知道对方的根脚,这个柒叔可不简单。八年前柒叔这个名字在整个关中那可是响当当的发丘首领之一,发丘是盗墓的行话,柒叔是盗墓行当之中搬山流的中流砥柱。从他手里出去的珍宝多不甚数,可惜运气不好,在他威名最盛的时候赶上全国第一次严打,像他这种黑道中赫赫有名的人都逃不过那一枪。柒叔很聪明,不然也不可能盗墓二十多年从未失过手,他知道想要在严打中活下去就得坦白从宽,所以他成了整个发丘行当中唯一一个主动自首戴罪立功的人。为了制造一个典型,他,柒叔靠着卖队友活了下来,其他的都去见阎王了,之后的柒叔靠着立功和上缴的无数珍宝得到了可以定居首都的功臣之名。

“你会对我这个老人家说假话?”这老头还倚老卖起来,张远要不知道他的过去还真差点信了这是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家。

“柒叔您知道现在国防大学的人数有多少么?这可是全国第一军校,未来会有来五湖四海的全部人才汇集,这人一多了您觉得吃是不是得跟上脚步才行?食堂里的大厨再厉害也不可能把八大菜系都做全乎了,但是这里八大菜系各地小吃我都可以弄出来而且还不带重样的。现在不是以前,谁家不是一个孩子?一家一个小皇帝不得宠着惯着?出来读书的家里要不要多给点零花钱生怕自己孩子出门在外冷着饿着。”张远的话对于一般来人来说是一个颠覆,毕竟时代有局限性,但对着柒叔这样的人来说那是一点就透。

“我突然想起来你这张脸我瞅着特眼熟,我应该见过你的父辈。”柒叔盯着张远的脸看了一会,突然他觉得眼前这张面孔很熟悉。

“首都多大点地方?老首都人就那么一点,你会认识不奇怪。”张远打个哈哈想糊弄过去,毕竟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你说的不错,但我不是首都人,我是85年之后才来首都的,严格来说我来这里才五年多一点,我会觉得熟悉的那必然是官面上的。”柒叔可不是一般老大爷那样好糊弄,他这人混了一辈子都成精了,来首都又凭借着对古董的鉴赏能力在那个圈子颇有声望。基本上首都官面上只要是对古董有想法的,他都打过交道知道不少消息,见过不少上面的高官。

“您就慢慢猜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张远说罢起身站起来就要走。

“等会儿等会儿,我不猜了好了吧,你这事绝对是瞒着家里的,我这人也不贪心,你的生意能不能带带我?做生意的本事我有,官面上的关系我也有,就缺一个机会能够飞起来,我不要多,就想赚点养老钱。”这老头说的好听自称不贪心,张远看他是要掉钱眼里了,俩眼直冒金光。

“我这生意不是适合你,不过有另一项生意你要不要?”张远看着着老头,生怕这货往地下一坐赖上自己,索性抛出另一个计划。

“你说,我带资入伙只分红不管事。”老头一听有门当即乖的跟个小学生一样坐在张远面前,就等着张远从指甲缝里漏出一点金麦穗。

张远的第二个计划就是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当然了不打擦边球那种,毕竟自己不能给老张家蒙羞。


     ”那么,说改革开放是“一次伟大觉醒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强大!强大!强大!这是党领导人民军是短视和消极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应当足额配备农业农村主管部门任命的兽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