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阴阳盾 (第1/3页)
    

联盟是所有加盟行政星共同构成的政治实体,联盟属于全体联盟公民。

这是《联盟宪章》第一页的第一句话。

可眼下突然有人跳出来说,联盟也是按股权被各种隐藏在上层建筑之上的少数人所拥有的,这件事听起来就不是那么好笑了。

韩兼非看着面前这个笑起来人畜无害的年轻人:“这个消息的确有些惊人,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冯丞恺接着说道:“别着急,我先跟你简单说说水星基金会的由来。”

韩兼非做了个“请”的手势。

冯丞恺的故事,要从前代文明之前说起。

当时人类刚刚走出发源地行星,星际探索的时间极其漫长,成本也高得离谱,但为了开拓新的家园,还是有很多大财阀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帮助殖民者们开拓最初的殖民星球。

水星基金会,就是当时成立的星际殖民概念基金。

在经过前带文明的兴盛和衰亡之后,大多数文明断档,水星基金会去神奇地保存了下来,并继续支持前代文明的移民来到这片绿洲星区,一颗一颗行星地建立了如今的联盟。

按照冯丞恺的说法,当时建立联盟的移民,绝大多数都接受了水星基金会所属的各种组织的资助,并承诺在建立移民行政星之后,以经济利益来回报基金会,这就是为什么联盟经济与贸易委员会,会是水星基金会持股的五家财阀作为股东。

如果这些事是真的,联盟还真的算是水星基金会的产业。

“所以呢?你想告诉我,我现在占了水星基金会的地盘,你们打算来收租了?”韩兼非问道。

他这时才仔细打量这个年轻人,他是那种一看就出自名门大家的子弟,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但衣着考究,行为举止也遵循着一些严谨的规则,给人一种看似十分亲近,却又跟所有人都保持距离的谨慎感。

“不,”冯丞恺摇摇头,“基金会从来不会提出这种要求,我们在遇到合适的人时,只会邀请他加入基金会,成为我们的兄弟。”

“据我了解,‘基金会’可不是一个讲兄弟情分的组织形式。”韩兼非说。

“水星基金会,虽然在运作一些投资项目,但却不只是一个商业组织。”冯丞恺说,“我们投资得更多的,是人。”

韩兼非终于明白了他的来意。

这个所谓水星基金会,并不怎么在意商业利益,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把那些真正能够影响人类文明发展进程的人纳入自己的囊中。

很不凑巧,自己应该算是其中一个。

“从白山公司成立开始,我们就一直注视着您。”冯丞恺继续说道,“之所以这么晚才来找您,只是因为在吸纳还是消灭你之间,基金会内部的意见并不怎么一致,不过很庆幸,现在我们终于达成一致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韩兼非突然笑了起来:“所以,陈明远也是你们的人?”

冯丞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他曾经许诺我,如果和他一起建立一个帝国,可以让我做皇帝。”韩兼非笑着说,“但我这人特没追求,就拒绝了他,所以你们能提供什么条件呢?”

“陈明远是个理想主义者,”冯丞恺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很多理想主义者都值得投资,但他的理想的确很难实现,就算你答应了他,哪也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已。”

“而我们能提供的,”他继续说道,“是很多遗失在历史中的真相,包括你想知道的和正在对抗的东西的真相。”

他的声音不大,韩兼非听起来却如同在耳边炸响一声闷雷,他直接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

旺吉博士曾经怀疑,硅虫是被某些人精心设计出来的生物武器,韩兼非一直对这个结论持怀疑的态度,但如果这里面真的隐藏着什么真相,恐怕真的如旺吉博士所说的那样。

这种怪物极其危险,在目前看来,几乎没有任何手段能够有效对抗它们,如果它们真的只是人类制造出来的武器,那么制造它的人究竟是谁,制造它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当然,还有最最关键的问题,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打败这种东西?

冯丞恺看着他的表现,点了点头:“虽然我的权限还不足以知道你想要的那个答案,但我相信,如果你成为我们的兄弟,会拥有更大的权限,去解决你的所有疑惑。”

“你们怎么证明,你们知道我想要的答案?”

冯丞恺面不改色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在我来之前,有人告诉我,如果你问如何证明我们有你需要的东西,就让你想一想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奥斯迈的硅虫为什么一直没有任何行动。”

在演习结束后,韩兼非曾经通过联盟国防部的情报渠道了解到,这七天以来,奥斯迈星圈中的硅虫的确没有发起任何进攻,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韩兼非再一次陷入沉默之中,只是这次的时间更长,长到冯丞恺都有些不耐烦了。

自从菱湖卫星上的自由军叛乱开始,莫名其妙地得到冰铁戒指,又莫名其妙地看到那些幻象开始,他所经历的事情一直都布满了迷雾。

如果整件事背后都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的话,整件事就好理解得多了。

“如果我接受你们的条件,”在很长时间的思考后,韩兼非终于再次开口,他的喉咙有些干涩,像是刚刚喝下一口特别浓的黑咖啡,“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基金会对你抱以厚望,”冯丞恺似乎早有答案,“真正掌控基金会最高权力的那些人,希望在即将到来的混乱和洗牌中,你能成为基金会的代言人,并确保基金会在这之后能够继续存在下去。”

“你知道,”韩兼非说,“在上次被刺杀之后,他们给我取了个外号,叫死亡代言人,如果刺杀也是基金会内部发起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水星基金会,就代表着死亡本身?”

冯丞恺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答案,可以自己去寻找。”

“除了真相,”韩兼非追问道,“有没有更实际的好处?毕竟,在对付那种怪物的时候,谁都没有把握活下来。”

“在这之前,基金会已经向你提供了许多好处,”冯丞恺说,“比如停在新罗松的死亡方舟号,还有那些协助你研发各种黑科技的专家。”

韩兼非皱起眉头:“我这个人比较孤僻,所以很不喜欢别人替我安排好的东西,如果你的基金会想要跟我合作,在这以后,最好大家都坦诚一些。”

冯丞恺点点头:“我会转达你的要求,但派我来的人还让我提醒你,时间很紧迫,那些硅虫不会被压制太久。”


     这半个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以他的武功剑法,为什么要屈身为奴,做那位九少爷的晚风中带着花香,也带着酒香。月圆如镜,正挂在树梢”小呆叹气了,这回可是真正的叹气。只为了他发现不但绑住他双手是的,那时候我已经有三天三晚水米未沾,也没有阖过眼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她也并不太清楚。是被逼的,还求秦大侠替我们主持个公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