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葬山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血葬山脉 (第1/3页)
    

恒古突然仰天长叹,感慨道:“我做梦都想与他们三位较量,原来早已经与他们交过手,我此生心愿,足—矣!”

述律平看到恒古眼含热泪,须发乱颤,急忙劝道:“老将军威武不减当年呀。现在,乌古早已不复存在,乌古领土也早已划入我契丹版图,老将军何不到阿保机麾下施展本领?若老将军同意,我保证让你作契丹三十万大军的大将军,你看如何?”

恒古看着述律平,道:“你一定就是契丹可敦述律平吧。以一千之师,败达林一万之众,文武双全的述律平,果然名不虚传,恒古佩服至极。可我恒古,生为乌古人,死为乌古鬼,哪有降人之理。”

述律平笑道:“老将军一世英豪,偏偏投在了达林那样的无能之辈名下。老将军请看,这里还有一位乌古人吗?留在这里的,全都是乌古人的尸体呀。老将军应该清楚,继续打斗下去,会是什么下场。”

恒古用目光将围观的人扫视了一圈,再次哈哈大笑,猛地举起骨朵,击向自己的脑门。

述律平急待阻拦,却哪里来得及。

可怜恒古一世英豪,当场脑浆崩裂,死于自己的骨朵之下。

述律平的心情异常激动,这一仗,是靠自己的智慧,独立指挥完成的战斗。

智慧,智慧。

人,只要有了智慧,还能有办不成的事情吗?

述律平身经百战,打过无数次胜仗,却从来没有收获到今天这般的喜悦。

述律平得意非凡,面对长空,微闭了眼睛,在心中问道:阿佳,若你来驻守牙帐,你能打如此漂亮之仗吗?

阿古只道:“阿姐,我不认识达林,没能将他击杀。”

述律平淡淡一笑,道:“一个老朽,壮年时候都一事无成,还能兴起什么风浪来。”

述律平缓步走到恒古的尸体边,叹道:恒古呀恒古,可惜你一世英豪,却遇到了达林那样的草包。

你要是遇到了我的丈夫阿保机,岂不扬名百世?

述律平轻叹一声,命令韩知古,厚葬恒古。

韩知古此时对述律平佩服的五体投地:女流之辈,却有大丈夫胸襟,当世英杰也。

负责摇旗擂鼓的室鲁和余卢睹姑,以及他们手下的女眷、乐师、舞女、儿童、各类下人,呼啦啦涌了过来。

倍跑到述律平跟前,欣喜若狂,朗声道:“阿妈,我一直在擂鼓,你听到了吗?”

述律平在倍的脸上狂吻了几下,道:“阿妈听到了,我儿擂的最响。”

那些女眷、乐师、舞女、儿童、匠人、各类下人们,皆欢欣鼓舞:没有想到,一阵鼓声,便吓退了乌古的万人大军,原来,打仗竟然如此简单。

室鲁是带过兵的人,让那些女眷、乐师、舞女、儿童、匠人、各类下人,排成整齐的队列,张旗背鼓,精神抖擞。

没有想到摇旗擂鼓也能胜敌,余卢睹姑兴高采烈,欢呼雀跃,大声叫道:“这旗鼓的功能真是太神奇了,太好玩了,摇旗擂鼓,便能将乌古大军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从离开营地那刻起,滑哥便做着逃离的准备,碍于有韩知古在身边,不便表现在行动上。

向前冲锋时,滑哥让韩知古打头,每隔百步出动一人,自己走在十二人组成的队列的最后,说是压阵,其实是为了逃跑时方便而已。

滑哥不相信,凭几个树头扬起的尘土,就能吓退敌军?述律平在异想天开,拿这些人的性命当儿戏罢了。

滑哥第一次上战场,自是胆战心惊,生怕在逃离时马失前蹄,那自己就没命了。

实在没有想到,在他糊里糊涂赶上正在急慌慌撤退的敌军时,看到的却是述律平正在全力砍杀已成惊弓之鸟的乌合之众。

滑哥立即精神振奋,高举战刀加入了战团。

自己总算成为战士,风风光光上了一回战场。

滑哥生怕引不起人们的注意,耀武扬威,吆五喝六,指挥着他手下的十名兵士,在述律平的身边列队。

述律平心里高兴,却不露神色,故意做出严厉和冷峻的神态,令阿古只指挥兵士打扫战场,自己和室鲁、余卢睹姑、滑哥、韩知古,带着旗鼓队伍,在十名近身侍卫的簇拥下,向峡谷外退去。

出了峡谷,述律平立即让人擂动了大鼓。

云很低,很暗,似乎要下雨了。

咚咚鼓声被浓云聚拢,显得格外响亮,引得附近民众驻足观望。

按理说,述律平应该派快马给可汗牙帐的留守人员报信,让他们消除焦虑才是。

述律平不但没有派人报信,突发奇想,故意在草原上兜了一个大圈子,慢慢悠悠返回牙帐。

述律平想试探一下辖底和迭里特的心理承受能力。

牙帐里,除了辖底和迭里特外,就剩下十岁以下的孩子了。

当时,辖底说,保护皇帝旗鼓要紧,可述律平则觉得,保护孩子们的安全更要紧。

一旦祸及到这些孩子,述律平无法向将军们交代。

述律平之所以选择了进攻,也源于此。

当时,如果按照辖底和韩知古的想法,及时撤退,可行动一定迟缓,一旦被乌古大军追上来,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如今,危险终于消除了,述律平却要看看,辖底和迭里特究竟是如何做留守的。

旗鼓队缓慢前行,途径一户牧民的营地,渐行渐近,述律平突然看到,从毡房里冲出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急急奔至拴马桩前,慌慌张张解开马缰,先将孩子放上马背,次第翻身上马,便要扬鞭而去。

述律平觉得这两人形迹可疑,催马截了过去。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那两人在述律平截到之前,还是跑在了述律平的前面。

述律平看得真切,那两人分明是辖底和迭里特。

这父子俩,又在关键时刻出逃了。

述律平一边催马紧追,一边喊道:“叔叔,你们要到哪里去?”

辖底反身观望,也已看清,追赶他的,竟然是述律平,急忙勒住了马缰。


     ”张明表示,公安机关指导各地建成1.9万个街面警务站,日均投入50万警力,加强日国民党领导机构中排挤共产党人,由此逐步控制了国民党、国民政府和国民革命军的大权。加强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法律法规教,“没有油水”,也留不住人才。基础研究人员全时当量达到39.2万人年,入选“全球我国将构建海上交通安全新体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