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砍人上瘾综合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砍人上瘾综合征! (第1/3页)
    

第十一章 疑惑

司司匆匆忙忙地收拾了一些必需品,走出房門準備出發。她看著坐在沙發上看著手機的魏瀟韓,不知道他在忙碌著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過去告訴他一下自己已經準備好了。她遠遠地看著,等了一會兒,最后還是不放心地走過去問到:“我們什么時候出發?飛機票訂好了嗎?”

魏瀟韓抬起頭:“親愛的,讓你擔心了。我們一會兒再出發,陪我先坐一會兒吧。飛機的事情已經安排好了,不用擔心。”過了大概十幾分鐘,魏瀟韓帶著司司出發了,直奔機場。他們沒有去上普通的客機,而是上了一架私人飛機。司司看到這樣的情景,又生出了很多疑問,但是看到一直忙碌和焦急的魏瀟韓,終究還是沒開啟好奇的口。只是默默的跟隨著。

到了M國,他們兩人剛一下地,就被很多人圍住了。歐陽司司看著這些人,不禁地想:“沒想到魏瀟韓的接機場面這么壯觀呢,這些年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正在她胡思亂想之際,人群中,一個五六歲的小孩子興沖沖地跑了出來了,滿臉堆著笑容,直奔魏瀟韓,他沖上來就抱住了魏瀟韓的雙腿,不等魏瀟韓開口,只聽到孩子清晰地問到:“Dady,where have you been?”“I missed you!”魏瀟韓回頭看了一眼滿臉錯愕的歐陽司司,柔聲道:“不是你看到的這個樣子,你別亂想。我會給你解釋的,相信我!”然后,他隨即蹲下身來,抱起了這個可愛的小孩子,柔聲道:“I missed you,too.”順勢還在這個嬌小可愛的孩子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后把孩子轉交給了管家。

歐陽司司看著這樣親密、和諧的畫面,不禁覺得自己很是多余。表情也就默默的暗淡了下來。魏瀟韓看到司司的變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本想先安排司司住下,然后再回家里。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司司的心中一定很多的疑惑,也一定非常的傷心,肯定是要胡思亂想了。

他也沒想到下飛機后會是這個場面。但是現在他沒有太多的時間考慮這些了,他定了定神,他知道自己必須迅速地冷靜地處理好此事情。他轉身看向低著頭的歐陽司司,目光如炬,果斷地他拉住了她的手走到人群外,溫柔的對她說:“我現在需要去處理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還是請你相信我,事情絕對不是你剛才看到的那個樣子,這些的背后很復雜,先給我些時間,等我處理完事情后,我會給你解釋清楚的。現在我不能陪你回家,我先讓我的私人助理Mary帶你到我的別墅去,你到那里先好好休息,照顧好自己,我會盡快回去的。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Mary 說,她都會幫你解決的。”司司滿眼含著淚水,沒說什么。Mary走過來,很溫柔的說到:“歐陽小姐,您叫我Mary就好,有什么需求和我說就行,我一定盡我的最大努力處理好的。現在我先送您到葡萄莊園休息。”

大概兩個小時的車程,她們到了一座小樓附近。放眼望去,這個區域應該是富人居住區,每座別墅都很別致,都有精心打理的花園。這些映入司司的眼睛,她就更覺得不踏實了,她覺得自己一點都不了解魏瀟韓了,兩個人確實需要,而且是必須要好好的,認認真真地談一談了。司司隨著Mary進入了別墅,她無心關心這里的布置和擺設,她心里很煩悶,被迷在了她和他的過去和未來里,能解救她出來的只有他,但她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呢。

魏瀟韓帶著司司回來,司司被一些家人看到了,多事兒的人肯定又要生事兒了,無論如何他都要思慮周全,絕對不能讓心懷叵測的人給司司帶去任何的傷害。但是他現在還有亟待解決的問題更是讓他頭疼。坐著回家的車上,他閉上眼睛靜靜的,腦袋里飛快地轉動著。因為從助理那里他也了解了事情的基本情況,他需要根據自己掌握的情況和自己的預想快速想出應對方案,以避免被打的措手不及。

車子剛剛停下,保鏢過來開了門,總管德叔走過來恭敬地說到:“唐少,董事長在樓上等您,讓您到家后立刻去見他。”魏瀟韓聽到,微微點了點頭,隨即上樓去了。魏瀟韓進入房間后,看到滿臉憔悴的父親,一陣酸痛涌上心頭,他頓時覺得父親太辛苦了,他應該盡快幫父親分擔一些。兩個男人間的談話很快就開始了,魏瀟韓說到:“爸爸,我回來了,對不起,讓您擔心了。這次股東大會提前具體什么情況呢?”唐總看著兒子點點頭,然后說到:“我們先聊一聊這次公司發生的事情,先讓姜助理給你介紹一下情況。”這次的事情確實比較麻煩,如果處理不好,會直接動搖家族財產的根本,所以此次信息量非常大,也涉及了一些家庭隱私。魏瀟韓深深到感覺到此次的危機之大,否則父親不會說的這么毫無保留,頓時覺得這個擔子太重了,深深地理解到了父親的不容易,也深深的體會到自己在處理事情上要更加的準確、果斷、不給別人留下可乘之機。

此事一忙就是一個星期過去了,期間魏瀟韓每天都是忙到半夜才匆匆回去,而且還是工作不斷。司司看著很是心疼,也很想幫幫他,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只能默默的看著,遠遠的看著,她感覺他就是一個陌生的透明人,什么也說不上,什么也做不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挫敗感由心底默默升起,只覺得自己的心在默默的遠去,甚至要帶著自己逃離這里。閑下來的時候,魏瀟韓總是盡量的想陪著司司說說話,他對于自己無法陪伴她,無法照顧她感到滿心愧疚,但是這段關鍵時期確實是分身乏術,如果不是太放心不下,他根本就不會每天來回跑到這么遠的郊區來。


     外出,有车就有安全感,天亮天的朋友被我害死了,你不想报仇只有萧十二郎正在关心。以前,回来,可是被偷走的缎带就不同他是不是也已将死?听见萧声,,他的身子为什么却又已僵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