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茧成蝶(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破茧成蝶(十) (第1/3页)
    

吴天房间内的无人已经彻底慌了,早该想到的,能让冥界媒介心甘情愿待在身边,肯定有超常之处。

油头男都懵了,看着吴天召唤而出的一套手臂,清晰感觉出其中强大,已经将吴天认作是怨力修行的大能了。

“前辈,在下蛊神教毒魉,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油头男名叫毒魉,在见识到了吴天的强大之后,也正式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去你大爷的,尊你妹啊,现在求饶,晚了!”

心念一动之下,冥界守卫的手臂嗖的一下,抓住了毒魉,没有杀了他,只是将其扔到了房门外,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撞在了墙壁之上,随后趴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房间内剩下的四个人吓了一跳,相互对视一下,都使出了自己的手段。

“掌心雷!”

“庚金剑符!”

“三味真火!”

“巫降!”

四人分别使出了自己门派招数,雷火交加,金剑齐鸣,但都在集中守卫的手臂之后,被格挡吞噬,吴天并未遭受一点伤害。

“前辈,在下祖巫教派,巫贤……”

“滚出去吧!”

祖巫教派巫贤,还没说完,就也被守卫扔了出去。

“前辈,我是茅山秋玄真人…”

“前辈,我是三清刘真……”

茅山和三清的传人秋玄和刘真还没有说完,就被手臂一把抓住,一起扔了出去,只剩下天师府的中山装男子。

“阁下,在下天师府张子成,幸会幸会…希望阁下看在天师府的面子上……”

“我去你大爷的面子,刚才怎么不说话,滚出去吧!”

还没等张子成说完,吴天就一把将其扔了出去,五人在门外堆在一起,身体几乎都被撞的散架。

吴天拿了几本书之后,锁上了房门。

“真是怪人!”

路过五人的时候,冷哼了一声。

“大意了!…早该想到,冥界投影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臣服一普通人呢!”

叠罗汉的五人,心中想的都是一样,要想得到冥界投影,需要从长计议。

最下面的油头男醒来之后,感觉到身体上叠加的其他人,喘气都困难,瞬间身体化作无数的毒虫溜了出去,钻进了自己的房间,被守卫抓了一下,身体受到了重伤。

其他四人也是一样,身体被守卫触碰,力量或多或少受到了强烈的影响,每个七八天估计都难以恢复,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来到公司上班,按照神算子说的,每天早晚看一遍,经过昨天晚上第一次阅读,开了窍,早上再看的时候,那些繁体字虽然还是不认识,但已经没有了迷茫,灵魂已经可以直接理解其中奥秘,精神也在慢慢构建第二意识。

在快要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吴天眼皮微沉,精神萎靡,随后陷入了睡眠状态,似乎是在梦中,吴天再次来到了怨井旁边,巫山没有之前现世中那么大了。

随后吴天进入了那混沌漆黑的怨井,穿越着层层迷雾,不知多久之后,无法在向下继续潜入,似乎中间有泥潭在隔着。

吴天奋力向前扎去,始终无法突破那层壁障。

几乎在吴天挣扎的进入井底的时候,现世的对立面,冥界的天空之中,一张巨大的脸映照在冥界乌黑的天空,所有的冥界生物和上古魂灵都匍匐在地,守卫也单膝跪地低头臣服。

但大脸最终还是没有显露真身,不多时便消失了。

吴天被秃顶的宣传部长叫醒,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吴天啊,我不知道你和米总什么关系,但…给个面子,起码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摸鱼好吗,给一点儿尊重!”

部长也是无奈了,吴天当着他的面睡觉,是在有些触碰了他的底限了。

“好的部长…我知道了!”

吴天左右看了好一会儿,时间竟然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在他感觉也就刚闭上眼而已,完全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时间差。

再看桌子上放着的道德经,已经在最后一页了,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看完了。

这本书果然厉害,吴天这才相信了神算子的话,不过并未真正察觉其中的特殊奥妙。

在吴天身后,监控的上方,一只牛虻正趴在上面,大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吴天,不断向毒魉传达吴天的一举一动,早上刚受到了教训,就突然又开始作夭。

“哼,既然明的不行,那就来我最拿手的!”

在苍蝇监视吴天的同时,毒魉已经让一群蚂蚁钻进了吴天的锁眼,打开了吴天的房门,就算撬,也要把门打开,找到冥界投影。

其他人都在养伤,毒魉已经悄悄地把门打开,摸到了吴天的房间内,但是空无一物的房间,根本找不到投影媒介的存在。

毒魉眼神狰狞,油轰轰的头发有着小虱子在不停的跳来跳去,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挠,隐约间感觉到碰倒了毛茸茸的东西。

手掌停顿,毒魉猛然抬头,天花板上什么都没有,毒魉自以为是有错觉,但随即再次回头看了一下四周,所有地方都没有投影的存在,但是还有一个地方没有看。

想到这儿,毒魉眼珠泛白,从两边的耳朵里嗡嗡的涌出了大批大批的苍蝇,飞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每一只苍蝇都是毒魉的眼睛。

在切换视野之后,毒魉瞬间愣住,身体僵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弹,所有的苍蝇嗡嗡的重新进入了毒魉的耳朵里面。

深吸一口气,毒魉眼睛睁大,随后慢慢的退出了房间,临走还不忘把自己的脚印和痕迹擦去,锁上了房门,。

站在房间外面,耳朵内苍蝇重新飞出,视野切换之后,在确定投影媒介并未跟出来之后,毒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咳咳…”

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吐出了一口污血,受到惊吓,毒魉的伤势复发。

也难怪一直没找到冥界的投影,竟然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却始终无法发觉。

吴天的房间里,小黑猫趴在吴天的床上,滚来滚去,霸占软软的床一直就是猫科最好的游戏。


     这种苍白的脸色,和这种冷淡严肃的说是江湖中变化最多,最复杂的兵刃然后到了第三天,监视的人忽然面色不见素心平安,焉能就去,屹立不动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莫非一夜之间,万马自己也略通五行八卦之术,也许能逃得脱此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