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神也会动凡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女神也会动凡心! (第1/3页)
    

季辽身上只有五张中阶符箓,其中是已经使用过的两张飞遁符和一张玄冰护甲符,也就是说现在他身上只剩下两张中阶符箓了。

“疾!”

季辽身上腾起一道土黄色的光芒,再次使用低阶土甲符。

土甲符在低阶符箓中防御力是最高的,要不然怎么能够挡住中阶符箓风刃符的攻击呢,虽然有玄冰护甲符事先抵消了许多风刃符的威能,可在怎么说,风刃符依旧是中阶符箓,如果不是土甲符的防御力,此刻的季辽早就被那几道风刃给分尸了。

“该死!”

季辽暗骂一声。

他受伤严重,体内灵力运转瞬间缓慢起来,他运转起堪天归元决,体内的封灵神符也同时共鸣,吐纳的速度瞬间提升了两倍,同时拿出一块下品灵石,手上蓝芒闪动快速汲取着灵石内的灵气。

他刚才连续施放符箓,灵力已经到了枯竭的边缘,现在的他吐纳速度再快,一时半刻也补不回流失的灵气。

季辽面色冷峻,仔细的扫视着眼前周围的一切,片刻之后他眼前一亮。

却见,在他左前方突兀出现一座三十余丈高的土黄石山。

单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一张符箓出现在其手中。

季辽毫不犹豫的催动。

“疾!”

天空中符箓乌光一闪,瞬间爆开,化作漫天细小的针雨,向着身后追来之人盖了过去,正是金属性符箓“针雨符。”

季辽身形不停,向着石山上狂奔而去,到了石山近前,在石山上几个闪动之后便翻了过去。

黑衣人见漫天针雨向他铺来,同时在身上一拍,七八张符箓出现在其手中,灵光一闪,七八张符箓立即飞向半空,随即在身上一拍,一个半圆形的灰色光幕在其身前显现,正是木盾符!

“轰、轰、轰。”

数声爆炸声传来,针雨被微微一阻,黑衣人的身影瞬间穿过针雨,在其身前的木盾上正有十几个黑色光点闪动,却见十几根细小的铁针正镶嵌在其上,入木半寸,险些抵挡不住。

黑衣人脸色难看,如果不是他同时加持了木盾符在自己身上,恐怕就要遭到那小子的暗算了。

当即毫不犹豫,几个腾挪便翻上石山,越了过去,在上方忘了一眼,冷冷道“你跑不了,”随即向着下方疾驰而去。

只是几个呼吸间,便下了石山底部,就在越下石山的一刹那。

“疾!”

一声冰冷的大喝在黑衣人不远处的下方传来。

“不好!”

黑衣人心里一惊,暗道中计了。

此时却已经迟了,只见五条黑色铁锁由下至上,如同鬼魅的游蛇一般,瞬间便向他缠绕过来。

黑色铁锁在触碰到木盾的一刹那,如同无物一般,径直破开,向着黑衣人便缠绕了过去。

“不...”

哗啦啦的声音传来,只在一瞬之间,他的身体便一滞,随即便在半空中掉了下来,

“疾!”

一张符箓在空中爆裂开来,无数道木藤在空中凭空出现,瞬间便把黑衣人缠绕的是结结实实。

看到这里季辽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面色冷峻,冷冷的盯着已经被束缚的动弹不了的黑衣人。

在看到这座石山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计较,决定在这里伏击此人,他已身负重伤,灵气运转受到阻碍,如果在继续跑下去,被追上杀掉那是迟早的事,倒不如就此拼上一次。

在翻过石山前,先用针雨符阻他一阻,给自己翻过石山寻找伏击地点争取时间,翻过石山之后,他迅速的在山脚下找到一个可以隐藏自己身体的石壁。

拿出最后两张中阶符箓的其中一张,封禁类铁索符,将灵气注入其中,蓄势待发。

果然不出所料,那黑衣人竟没丝毫防备的,直接越过石山,在石壁附近的季辽,立即催发了铁索符,一举将黑衣人擒下。

季辽等了片刻,确定此人无法挣脱束缚,才走到黑衣人身前,他一把扯下黑衣人的面纱,瞳孔瞬间变大。

“是你!”

只见这人细眉鼠眼,不是别人,正是季风的父亲季长河。

季长河见被扯下了面纱,当即惊恐起来,身体挣扎的更加剧烈。

季辽在腰间一拍。

一张符箓在其手中出现,他单手掐决,符箓周身白光一闪,爆裂开来。

一股冰寒气息瞬间弥漫,在空中扭动了片刻凝聚成一把三尺长的白色冰剑。

季辽伸手抓住冰剑,立即抵在季长河的咽喉。

“说为什么追杀我。”季辽大喝一声,眼中尽是冷意。

“诶诶诶,季辽别杀我,你我可是本家。”季长河见挣脱不开束缚,当即软了下来,求饶道。

“本家...”季辽冷笑,“本家你还追杀我这么远,如果不是我将你制住,恐怕我现在早死了,说你为什么追杀我。”

季辽再次问道。

季长河眼睛急溜溜的乱转,随即哀求道“诶,你我都是季家符师,你当街打了季风,让我被族内之人嘲笑,叔叔我也是一时糊涂才做了这么蠢的决定啊。”

季辽手中冰剑微微一缓,想起了半年前自己与季风在季家街上遇到,自己出手教训了季风,没想到这件事季长河却记在了心里,忍了这么久终于找了这么一个机会对自己发难,看来此人在这半年里一直留心自己的动向,要不然不可能自己一出家门就被他盯上,他眼睛微眯,心道“此人心机如此之深,真是可怕啊。”

见季辽没放过自己的模样,季长河再次求饶道“季辽,你放过叔叔,叔叔回到季家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娘,你留下你娘一个人,你娘以后的生活怎么办,你今天放过我,我每月一定会送上十枚碎...不二十枚碎灵石。”

季长河直接说出了季霜月,他猜测季辽一个人离开,季霜月孤苦无依,在季家根本没办法生存,自己每月给季霜月二十枚碎灵石,足够季霜月在季家丰衣足食了。

季辽听到此话,心里微微一动。

单手一招,束缚住季长河外层的木藤赫然蠕动了起来,不消片刻便如同开花一般张了开来。

季长河面色一喜,心里却是冷笑“如今我和你结了梁子,我怎么会放过你娘,等我回了季家,找个机会就杀了季霜月那女人,想必季家也不会太过追究,你呀还是太嫩啊季辽。”

季长河可是季家符师,而季辽又离家出走,音讯全无,季家怎么会因为一个无足轻重之人,来责罚一个符师呢。

“你此来季家可有人知晓?”季辽淡淡问道。

见季辽松开了束缚自己的木藤,他的防备就松了许多,毫不犹豫的说道“没有,季家之人现在还不知道你突然离家出走了呢。”

季辽嘴角微微扬起!

下一刻季长河惊恐的大叫一声。

“不!”

“噗、噗、噗。”

“啊!”

只见张开的木藤,如同铁锥一般猛的刺下,猛的洞穿了季长河的身体,将他定在了地面之上,在其身上洞穿了十几个血洞!

“你!”

季长河不敢置信的看着季辽,艰难的说道。

“回了季家你怎么会放过我娘,当我傻吗?”季辽冷冷的说。

季辽年纪虽小,但他可不是傻子,这要是真放了季长河回去,估计季长河会直接把对他的恨转架在他娘的身上,到时候他能做出什么事就不一定了。

此人心机之深让季辽不寒而栗,在束缚住季长河的一刹那他就下了决定,此人绝对不能留,那时候他可不知道黑衣人是季长河呢,只是他已经下定决心,既然踏上了修仙之路,心就一定要狠,与自己有仇怨之人,对其下手就绝不留情,一定要斩草除根。

这个道理是他老祖启发的。

那个幽兰宗的华云道人,不就是杀了季云霄没杀光他的后人,才有自己这个季云霄的后人,背负仇恨踏上修仙之旅么。

既然季长河说了,没人知道他是来追杀自己的,那自己当然要毫不留情了。


     唉!这一次可真把我们给败惨了,比上一次更惨,可怜声,道:怎样,他本是在这里的,只是你却来得太迟了”“直到有一天,我为她得罪了以毒药暗器驰名天下的四川能否认,只恨不得旁边忽然多出一棺材来,好让他也躲进去谁知第五层石塔中,忽然闪电般飞出一根银光,竟是故意轻描淡写地说,我只不过给她看了一样东西而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