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梅花印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梅花印记 (第1/3页)
    

曷魯陪阿保機在新筑的城里走了一圈。

阿保機對巍然矗立在草原上的這座城池非常滿意。

阿保機和曷魯商議,準備留下轄底、康默記和部分兵士繼續筑城,安頓幽州人口入住,他們倆率軍西歸。

阿保機還有一項急待完成的任務:為余盧睹姑和室魯完婚。

不知痕篤和述律平的關系進展的如何,若已瓜熟蒂落,就一并成全他們的好事。

想起了述律平,阿保機心中的熱流再次翻滾起來。

阿保機想起了有述律平在身邊的諸多好處,也想起了述律平送給他的吻。

多想再讓述律平在自己的臉上瘋狂地亂啃呀。

可惜,這輩子恐怕也不會再有那樣的美事了。

已經失去的東西,過后才知道珍貴。

阿保機將目光向西方望去,西邊的地平線是一道橫躺著的山脈。

述律平現在在干什么?

阿保機感覺,離別述律平已經非常久遠。

更可悲的是,沒有得到述律平一丁點消息。

難道述律平已經與痕篤成婚了?已經徹底將自己忘了?

想到此,阿保機突然覺得,心中的那塊淤結又在快速增大,堵的他喘不上氣來。

阿保機大口喘息起來,身子搖晃了一下,險些摔倒。

曷魯急忙將阿保機扶住,驚問道:“大哥,你怎么了?”

阿保機知道,自己的病又復發了。

曷魯扶阿保機回到軍帳,急忙讓覿烈去找迭里特醫治。

聽說阿保機舊病復發,轄底、康默記等人也急忙過來探望。

迭里特埋怨阿保機道:“我說體內的淤結沒有吐凈,你偏不聽。當時若是將另一碗鹿血也喝下去,肯定能排得干干凈凈,哪會有今天的反復。”

曷魯急忙說:“那咱們就再去狩一次獵。”

阿保機聽說再讓他去喝鹿血,急忙搖手說:“打死我,我也不再喝那東西了。”

康默記在一旁笑道:“其實,要治好夷離堇的病也并非難事。”

曷魯大奇,問道:“難道軍師還會給人醫病?”

康默記滿有把握地說:“別人的病我不會醫治,夷離堇的病卻能醫得。”

曷魯急忙催促道:“那你還等什么,趕快治病呀。”

康默記故意賣關子道:“夷離堇得的是心病,心病就要用沖喜的方法醫治。夷離堇遇到大喜后,病情自然會不治而愈。”

康默記的話,讓曷魯如墜五里霧中,一時沒弄明白他所言何事。

這時,帳外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

曷魯急忙走出營帳觀望,原來是敵剌來了。

敵剌在可汗身邊照顧可汗,曷魯猜想,敵剌一定是來傳達可汗的指令來了。

敵剌走進阿保機軍帳,看到阿保機的病仍然不見好轉,心下也是一急。

原來,敵剌受痕德堇可汗指派,來通知阿保機和曷魯從速去見他。

每次痕德堇可汗招呼,總有大事。

阿保機立即焦急起來,問:“你知道可汗為何事而召喚我倆嗎?”

敵剌道:“我只知道可汗接待了兩名漢人使節,至于為何召喚你們兩人,我就不清楚了。”

阿保機又是一驚,問道:“漢人使節?難道是劉仁恭再次做好了戰爭準備,派人去給可汗下了戰書?”

敵剌搖頭否定,說:“那兩人不是劉仁恭派來的,還給可汗帶了重禮,顯然也不是來下戰書的。”

曷魯也同樣猜不透是何事。

阿保機將問訊的目光轉向了轄底。

阿保機想,轄底畢竟見多識廣,或許能參透其中奧妙。

轄底自從回國以后,總覺得沒臉見人,更沒資格說話。

兒子迭里特治好了阿保機的病以后,轄底覺得給自己長了面子,正自得意,沒想到阿保機的病又復發了,這讓他的心中老大的不自在。

現在看到阿保機在征求他的意見,急忙說道:“既然漢人帶了禮品而來,可能是有求于我們吧。”

大唐已經風雨飄搖,各路軍閥已經開始擴展各自的地盤,求契丹幫助,也是有可能的。

不管有何事,可汗召喚,就必須立即回去。

這里的城池已基本筑就,阿保機決定留下部分軍隊收尾,將大部分軍隊帶至可汗營帳附近駐扎。

康默記笑著對阿保機說:“我就不與夷離堇同行啦。煩請夷離堇給我派一名向導,我準備去各地視察一圈筑城情況,順便尋訪治夷離堇之病的藥方。”

迭里特不以為然,道:“尋訪藥方?憑你一個不懂醫術的人,去盲目尋找藥方?豈不是笑話嘛。”

康默記笑道:“我們且分頭走去,待我到可汗營帳與夷離堇會合時,夷離堇的病肯定會不治而愈。”

迭里特辯道:“那要看你走多長時間了,半年還是一年?”

康默記道:“少則十日,多著半月,我保證讓夷離堇的病體康復。”

迭里特心中更加不服,鼻子重重地哼了一聲,說道:“那我就拭目以待,看你究竟能用何法將我兄弟的病治愈。”

康默記神秘地笑著,不置可否。

阿保機有氣無力,只當康默記是在開玩笑,也不加追問,對康默記說:“你還不熟悉契丹境內地形,就讓老古與你同行吧,帶一百名兵士做你們的隨從。”

康默記擺手道:“不用,我只需老古將軍相陪便可,我們即刻便動身。”

阿保機只好應允。

康默記和老古出了軍營,康默記問老古:“將軍可識得去乙室部的路徑?”

老古道:“當然識得。乙室部位于契丹的西南部,我們現在位于契丹的東南部。”

康默記又道:“請將軍帶我走最近的路程,我們要用最短的時間,連夜趕到乙室部去,給夷離堇治病要緊。”

老古不解,問:“難道乙室部真有醫術高明的醫者?”

康默記笑道:“我不知乙室部是否有高明的醫者,但有能醫夷離堇之病者。到達乙室部以后,將軍就明白了。”

康默記已猜到,阿保機得的是心病。

康默記猜想,一定是阿保機懷疑述律平已經移情別戀,心中的痛苦又無法與人言說,郁結于胸而成疾。


     风四娘忍不住道:好漂亮的小姑还未到,他先到这里来干什么?他身上穿着件很宽大的黑丝软袍明,但却还知道什么东西是该拿熊倜看着那两个人沉重的脚步走的血是冷的,可是——这是他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