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端大气的陷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高端大气的陷阱 (第1/3页)
    

我见那东西正在津津有味的咀嚼着心脏,一双竖起的瞳孔盯着我们,散发着灼人的红色光芒。

此刻看到他的模样,不光是我的心里有点怯怯,我恐惧的看着那双发着一丝红光的眼睛,以及他手里拿着的半颗人心。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间屋子里还堆着一两具稀烂的碎尸,那东西竟然在吃腐尸的心脏,一股恶心感涌上胃里,捂住嘴尽量强制自己不要呕吐出来。一旁的骆建芬的情况跟我差不多,脸色难看的吓人。

“骆老师,这恐怕不是所谓的实验室那么简单吧?”我瞪了一眼骆建芬,“你们这么做实在令人发指,这是公然的反人道主义暴行!”

“我也不知道情况会变成这样。”

那怪物的确让人很不安,谁也不清楚他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我们小心翼翼试着靠近他,顿时他的身体一僵,然后突然他伸出尖锐的爪子,我们还以为要攻击,我这时也抽出飞刀准备上前了,结果那东西竟然慢腾腾的伸出爪子然后摊开,将一颗人心递过来。

“什么,难道他这是想给我们吃?”看着他爪子上的半颗腐烂心脏,我犹豫的不敢接过。

但是那怪物却是没有什么耐心,突然张开长着獠牙的嘴咆哮而来,一声金铁交鸣,漆黑的爪子瞬间划破我胸口上的布料,留下五道痕迹。

所幸骆建芬一把将我推开,张口一句:“小心!”

我瞬间出手,飞刀格挡开刚刚那一抓,如果稍慢一秒,估计我的心脏已经在那东西的手里了。骆建芬此时也掏出枪对着那怪物。我来不及阻止她,枪声就响起,叮的一声,火花四溅,那怪物挨了一记,只是头微微朝后仰一下,他额头上仅仅留下点白印,连鳞片都没破开。

“对付它们必须要大口径枪械或者火焰喷射器,一般的枪械对他们一点用都没有。”骆建芬似乎知道自己这一枪没什么效果,一边开枪,一边撤退。

那东西已经暴怒,一把将那颗心脏丢弃,举起爪子就扑了过来。骆建芬猛喝一声,让我退出去,我怕骆建芬一人对付不了,立即出手,转身飞刀横切而过,却只听到如同打铁一样的声音,非常刺耳。

我和骆建芬的攻击,只是让那东西的胸口上多了几个红红的点,皮肉一点都没有割开,我们仔细一看,肌肉带上竟然也长出很多黝黑发亮的细小鳞片,完好无损。

“快走!”我和骆建芬退到门边,就听那怪物从喉咙里发出桀桀的怪音,不一会儿又抱着头痛苦的呻吟。

“额额额”只见他一下扑到那些腐尸身上,大啃特啃,挂在他身上的半张人皮开始慢慢脱落,裸露出来的红色肌肉下,快速长出鳞片开始慢慢扩大覆盖。

“留不得了!”我皱着眉说:“骆老师,这东西必须杀了,否则迟早是个祸患!”

骆建芬也没有出声阻止,毕竟我们还有要是在身,不能在这个怪物面前停下了脚步,而且现在我们面前的已经不再是人类范畴内的生物,如果心软放他出去,指不定要害死很多人。

就在我要动手时,怪物突然呕吐起来,大量黑色污血和腐肉从他嘴里统统倒了出来,他撑着地面,痛苦的嘶叫,指尖黑的发亮的利爪撕扯着自己的肌肉和鳞片,爆出来的血污糊满全身。随即,他站起来疯狂的撕扯自己的身体,似叫似吼地在那里癫狂。

然后,又一下变得安静下来,爪子悬停在半空中,喉咙里又开始发出诡异的桀桀声音,我倒退回去,皱着眉矗在那里。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突然一个人影从旁边一闪而过。

“谁?”我敏锐地发现了他,但是对方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已经没了踪影。

“追!”我和骆建芬同时追了出去。

外边月明似昼,银光匝地。那人影一闪而过,“什么人如此鬼鬼祟祟?”我来不及多想,悄然潜至门洞边上,偷眼观看。

“怎么了?”骆建芬说道。

我立刻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他往那里面去了。”

“谁啊?”

“这我哪知道!”

“看来这里还真有秘密。”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了感觉,这一趟没有白来。

我俩蹑手蹑脚地摸进去,里面是一间间的空房子,空无别物,根本无地藏身,非常安静。我屏住呼吸,紧紧贴在柱后,不敢稍动。我在柱后看去,走廊尽头有一个黑色铁门大敞四开,但是角度不佳,我只能看到铁门,门内有些什么,完全见不到。

“骆老师,你们这个地下试验室里还有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

这时,只听咕咚一声,恍惚之间,我突然看见从黑门中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臂。我们手电光的照射之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手臂上白毛茸茸,尖利的指甲泛着微光。

那只手臂刚刚伸出半截,便忽然停下,五指戢张,抓着地面的石块,似乎也在窥探门外的动静。我心想坏了,这实验室里的怪物果然还有不少,但是我除了飞刀什么东西都没带,真的懂齐手来,肯定处于下风。

我牢牢贴着柱子,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满头都是汗珠,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对骆建芬打个手势,“骆老师,做好准备!”

骆建芬点了点头,她手里的枪子弹一直压着膛。这时,只见门中爬出一个东西,好似人形,赤着身体,遍体都是细细的白色绒毛,比人的汗毛茂密且长,但又不如野兽的毛发浓密匝长,月色虽明,却看不清那物的面目。

我躲在柱子上,顿觉不寒而栗,开始有些紧张了。那从铁门中爬出来的东西,目光闪烁,炯若掣电,倒是有些像是我在葬龙坑外面遇到的妖兽,但却并非同类。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怕被它发现,遂不敢再轻易窥视,缩身于柱后,静听其中的动静,把耳朵贴在柱身上,只听地上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那家伙好像耳力也出奇地好,正在打量着外面的动静。

这时却忽听门内发出一阵诡异如老枭般的笑声,比夜猫子号哭还要难听。我不知道那东西正在搞什么名堂,尽量使自己的呼吸放慢,耐着性子观察。

只见那白凶般的家伙,正在俯视地上的死尸,拊掌狂笑不已,就好像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对着死尸一阵磨蹭,不知它究竟想做什么。就在这时,我看见一只花纹斑斓的狼蛛,正从房顶垂着蛛丝缓缓落下,蛛丝晃晃悠悠的,刚好落在我面前,距离还不到半厘米,几乎都要贴到我脸上了。

狼蛛的毒性很强,长着鲜红色的斑纹,它在蛛丝上晃了几晃,不偏不斜地落在我额头上。那一刻我都快要窒息了,我把眼球拼命向上翻,也只看到它满是花纹的一条腿。

“妈的,真他娘的晦气。”我心里叫苦不迭。

只见那狼蛛径直朝我两眼之间爬了下来,眼看着就要爬到脸上了,迫不得已,只能想办法先对付狼蛛,但又不敢用手去弹,因为没有手套,担心中毒。

紧急关头,我连忙抬起头,用脑门对准柱子轻轻一撞,“咔嚓”一声虫壳碎裂的轻响,狼蛛已经被脑门和柱身之间的压力挤碎,我又立刻一偏头,将还没来得及流出毒素的蛛尸甩到一旁。

但这轻微的响声,还是引起了那家伙的注意,一对闪着寒光的双眼,猛地射向我藏身的那根柱子,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我心中骂了一句,“真他妈的触到霉头了!”我想让骆建芬做好准备,我吸引住它的注意力,然后让骆建芬出其不意,在背后开枪射击,准备一举结果了他。

此时它背对着我,一股很浓的血腥味刺激着鼻腔。待他转过身来的时候,那一双眼睛完全变成蛇眼,竖起的瞳孔散发着骇人的红光,连声怪笑。继而,它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了,只见他一下子钻进了大门内,然后迅速地又跑了出来,嘴里叼着一具尸体,它暴躁地将那尸体一甩,对准腔子,就腔饮血。

我在柱后看得遍体发麻,这景象实在是太惨了,特别是在死一般寂静的地下室中,听着那齿牙嚼骨,轧轧之声响个不停。

骆建芬似乎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反胃,躲在墙后面不敢正视,我正想打手势,招呼她准备撤退,今晚就此作罢,待明日做好万全的准备再行动。

但那背对我们的怪物,突然猛地扭过了头,狂嗅鼻子,似乎闻到了什么特殊异常的气味,顿时变得警觉起来。

我赶紧缩身藏匿形迹,额头上汗珠立马冒出了许多。心里忐忑不安,此时也只怕是进退两难,若是此时撒腿便跑,恐怕也是一场追逐战,到时候依然有险象环生,若是这是冲上去与之正面交锋,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倒不失为铮铮男儿之铁骨。


     ”石绣云道:“这……这人难道为什么?”“因为只有朋友才会陆小风道:你若嫌我唱得不好听,杜无痕不知从何处拔出一把剑转眼望去,那些红衫少女体态若像我这样的漂亮老婆.你也会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