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得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配得上 (第1/3页)
    

随着陈江的修为不断提高,陈江脱离困境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陈江早就想过,想通过原来的盗洞出去,这是一条捷径。

可是当陈江通过那条狭小的通道,回到古墓里面的时候,发现盗洞早已经被山洪冲下来的泥土,掩埋住,而且封得严丝合缝。

陈江自从将墓穴的木料全部搬运到溶洞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古墓的墓穴中,没想到,当陈江的本领已经不用绳索可以从盗洞里出去的时候,这么长时间过去啦,盗洞早已经已经不复存在。

别说以前,就是现在已经是人界法师的陈江,也无法从下至上,在十几米深的地下墓穴中,再打出一条通道来。

陈江现在不是没有这种力量,是因为,若果强行使用法力,在地下往上重新打出一条通道,就会造成墓穴坍塌,被这么大面积的塌方埋在地下,实在不是好玩的事情,陈江只能把出去的希望放在最后那个方向的神识探查上。

这天,陈江练完功以后,又一次放开神识,做最后方向的溶洞探查。

当陈江的意念,沿着弯弯曲曲的溶洞游荡,这里除了溶洞,还是其他的溶洞,陈江的神识只能离开自己几公里远,眼看就到达自己探查的极限了,陈江叹了一口气,神识如果不能继续前进了的时候,就准备撤回神识。

突然,陈江感觉眼前一亮,觉得光线晃得自己的双目刺痛,眼泪都流下来。陈江震惊中带着狂喜,他明白自己已经找到溶洞通向外面的出口了。

刚才十分危险,如果是陈江的本体,遇到这种情况,恐怕陈江的双眼就会保不住了,幸好只是一缕神识,但是也让陈江双目刺痛,流泪不已,同时那缕神念也受损不轻。

原来,陈江的神识,在最后那个方向探查,在神识所能到达的极限,竟然冲出溶洞的外面。

陈江被困在溶洞的时间太长了,终日不见阳光,已经完全适应黑暗中的生活,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来到溶洞外面的世界,恰好这时候正好是中午,阳光最强烈的时候,冲出溶洞的那缕神念受到损伤,陈江的本体和那缕神念相连甚密,累及陈江的本体,所以陈江感到双目刺痛,流泪不已。

尽管如此,陈江仍然十分高兴,在被困在溶洞里面这么长时间,终于找到出去的路,陈江高兴的又跳又叫,终于他可以又回到外面的世界了。

陈江在溶洞里吃了最后一顿饭,然后将皮囊灌满水,尽管陈江已经是人界法师,可以达到辟谷的程度,但是以人界法师的中期修为,最多可以辟谷二十多天到一个月,时间太长也不行。为了预防万一,还在背囊里放了几只烤熟的蝙蝠,以备不时之需。

其实陈江还是多虑了,他是在溶洞里面待的时间太长了,与世隔离太久的陈江,真的让当初被困在地下墓穴中,没有水和食物的处境吓怕了。

其实陈江现在已经是人界法师,即使荒无人烟的地方,还能打不着猎吗?在有人的地方,还能弄不到吃的吗?

陈江准备好这些后,才想起来想要换身干净的衣服,在溶洞里,衣不蔽体的,反正也没有人看见,自己一个人都习惯了。

现在陈江要出去了,如果衣不蔽体,那无法在人界行走,但是现在尴尬了,原来背囊里面的衣服,都是十岁左右孩子穿的衣服,现在不知不觉陈江已经是大小伙子啦,原来的衣服没有一件能够穿进去的。

现在陈江的长发披肩,还长出了胡子,这还是陈江经常收拾的结果,长期生活在溶洞里面,陈江当然没有办法给自己理发,当陈江的头发长的太长,他感到碍事的时候,陈江就用带进墓穴的短刀简单收拾一下,所以,陈江就是现在长发披肩的样子。

陈江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原来的强光手电现在还能用,便放进背囊里,还有当时为盗墓准备的防毒面具,陈江在溶洞里面从来没有用过,现在还像新的一样,陈江将这个防毒面具,也装进了背囊。

那把工兵铲,在溶洞的生活里,起了重大的作用,当然不能扔掉,也装在背囊里,还有绳索,既然原来的衣服现在不能穿,就全部留在溶洞里面了。

那本在青铜棺椁里面得来的无字书,还有已经变成巴掌大小的青铜棺椁,当然都要带在身上。

陈江收拾完这些东西,陈江开始往溶洞的出口走去。走出十几步的时候,陈江回过头,又看了一眼,自己生活这么长时间的溶洞,看着洞壁上依旧明亮的那一盏盏油灯,回想当初,自己还专门爬上石壁,探寻这些油灯能够长明不灭的秘密。

陈江百感交集,但是还是咬咬牙,头也不回的向溶洞外,刚才用神识探查出来的方向走去。

在离溶洞距离外面的出口还有一二百米的时候,陈江站住了,把背囊放下来,然后自己坐下来,靠着这里休息,原来,现在已经是人界法师的陈江,感觉十分敏锐,刚才自己用神识探查,外面正值中午,阳光及其强烈。

陈江怕自己在黑暗中生活惯了的眼睛,无法适应外面那样强烈的阳光,所以陈江在距离溶洞到外界出口一二百米的地方停下来,没有继续往外面走。

另外,陈江知道现在自己的样子,长发披肩,胡子拉碴的,还衣不蔽体,这样子出去,碰到人,会吓到他们的。陈江打算在溶洞的出口附近休息,等天黑再出去。

陈江本来可以在自己平时生活的那个溶洞里,等到外面天黑再出来,陈江完全可以用神识察觉到外面的是不是已经天黑的。

但是陈江发现这个溶洞出口后,心中就兴奋不已,再也无法像原来那样,在溶洞里面平静的等待了,哪怕让他在这里多待一分钟。所以陈江宁可在溶洞的出口处等。

终于,陈江看到,溶洞出口方向光线不那么刺眼了,他感觉到外面的天慢慢的变黑了,陈江急不可耐的出了溶洞,刚才在这溶洞的出口处等待的时间,虽然不到半天,但是陈江觉得和这些年被困在溶洞里面的时间一样漫长。

其实,人的本性就是这个样子,当他没有看到希望时候,就会心静如水,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起一点波澜。

当成功就在眼前时候,立刻升起的那种迫切,不想多等待一分钟。

此时的陈江冲出溶洞的外面,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他在溶洞里面生活的太久了,现在,又回到外面的世界,那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当然,现在的陈江不是当初的那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孩子,他陈江,通过修炼那本无字书,已经是堂堂的人界法师了。

现在,陈江觉的一切都是全新的,陈江的视觉在没有一点光线的溶洞里面都能视物如昼,更别说在溶洞的外面,尽管是黑天,在他的眼里和白天没有什么两样。

陈江发现,溶洞的出口果然是在大山中,当时在和收留他的那个人勘察古墓地形的时候,附近没有别的山,对着古墓的只有那十三座山峰。另外,古墓的通道到溶洞的距离,也验证了这一点。

陈江在溶洞出口外面,向四周观察了一会,大致又辨别一下方向,然后回头朝溶洞里面看了一样,头也不回的大步朝山外走去。

这个时候,一个人长发披肩,脸上全是胡子拉碴的,穿的衣服袖勉强到胳膊肘那里,裤子瘦的不能再瘦,紧紧贴在腿上,勉强能够遮住膝盖,身上背着一个装水的皮囊和一个大背囊,在夜色中,匆忙的走在寂静的山路上,这个人就是刚刚从溶洞里面走出来的陈江。

陈江没有动用法力,仅仅只靠自己自身的力量行走在山间,整整走了一夜,陈江丝毫感觉不到一点疲倦。

东方出现的红色的霞晖,天渐渐的亮了,又过了一会,太阳就像一个烙熟的鸡蛋一样,开始只露出半边脸,然后一点一点的,忽然好像用力一跃,便完跃出远方的地平线,然后发出灿烂的光芒。

陈江在溶洞里面的生活太久了,现在看到太阳,起伏的山峦,花草,树木,总之陈江无论看到什么都感觉新鲜,感觉亲切。

陈江看到路边各种各样的野花,十分漂亮,就蹲下来采了一大把,拿在手里,蹦蹦跳跳的在路上走着。

这是一个怎样的场景啊,朝阳照耀下,一条崎岖的山路上,一个长发随风胡乱的飞舞,满脸胡子拉碴的人,也看不出他有多大的年纪,居然还衣不蔽体,手里拿着一束野花,蹦蹦跳跳的走着。

还好,这里非常僻静,距离村落很远,要不然碰到人,还不知道把人给吓成什么样子呢。可是陈江此时根本想不到这些,心里头光顾着高兴了,庆幸自己重新获得自由。

陈江整整走了一夜也没有碰到一个人影,现在已经是早晨,陈江有点担心会遇到人,怕自己这个样子吓到人家。

陈江想这附近要有个人家就好了。陈江对这里还是有一点印象的,当初,陈江和收留他的那个人,勘察古墓,并实施盗墓行动的时候,那个收留他的人,开着一辆汽车载着他来的。

这里不容易遇到人,当初那个收留陈江的人,开着汽车载陈江来这里实施盗墓的时候,从离得最近的村镇开车走了大半天的路程。所以,在这里遇到人的概率也不是很高。

陈江继续往前走着,赫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小茅草屋子,这个屋子十分简陋,陈江由于原来流浪过,所以见到路边这样的小屋子,猜出应该是看山护林或者是挖人参采草药的人,搭建的临时的小屋子。

陈江看到这个小屋子,不由的心中一动,心想,不知道里面有人没有,不管有人没人,在里面歇歇脚也好,最好在找一身衣服,现在身上穿的衣服实在太小了,紧紧的裹在身上,很不舒服。

陈江站在屋子的门前,看见小屋子的门紧闭着,于是,陈江对着里面喊道:“里面有人吗?”

陈江听到自己说出的话,把自己都吓一跳,由于在溶洞里面生活太长的时间没有说话,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说话非常吃力。

陈江费力的对着小屋子的紧闭的们,接连喊了三遍,也没人回应,于是陈江用手推了推门,门没有锁,只是虚掩着,陈江一推,就把这个小屋子的门给推开了。

陈江推开门,进入屋子,屋子里面空无一人。陈江看到,里面有一个小土炕,炕上盖着一个有好几个窟窿的破席子,还放着一床破被子,墙上还挂着几件旧衣服,是那种军人穿的迷彩服。

这应该是看山护林的人,巡山的时候,住的屋子,一般都是在秋冬春三个季节,这里能有人来,因为这几个季节气候干燥,容易发生火灾,所以看山护林的人这时候巡山的密度较大,干脆就选择在山里住。

他们巡山的时候,都爱穿军人的迷彩服,不光这些看山护林的人,各行各业的工人在施工时候,也爱穿这种军人穿的迷彩服。

因为迷彩服透气性好,布料还结实,穿在身上也舒服,还便于活动。

但是在平时是没谁爱穿的,所以这些看山护林的人,就把巡山时穿的军用迷彩服留在山上的小屋子里面。

这倒是帮了陈江的大忙了。陈江此时衣不蔽体,心里最想的就是找到一件衣服。

陈江从墙上挂着的几件迷彩服中,挑了一件稍微合身点干净一些的,然后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迅速换上。

然后还找到一双胶鞋,将自己脚上五个脚着头全都露着的鞋子换了下来,换过衣服的陈江,感觉浑身上下舒服极了,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迷彩服,但是此时的陈江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的衣服了。

陈江换过衣服后,决定继续赶路,不再担心在路上碰到人了,虽然仍然是长发披肩,胡子拉碴的,但是最起码身上穿的衣服终于可以合身一点了。

陈江转身刚要出屋,忽然觉得挺对不住这间屋子的主人的,陈江觉得不应该白拿人家的东西。

可是陈江身上有没有一点钱,陈江想了想,将自己背囊里从溶洞里带出来的几只烤熟蝙蝠,放在这个屋子里面一个盆子里,上面用木头盖子盖好,防止被老鼠吃掉,算是对拿了这间屋子的主人的衣服表示出的一点谢意。

此时陈江重新获得自由,现在他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到当初收留他,又把他丢弃在古墓墓穴中的那个人,和他算账,最好也找个深点的墓穴,将他丢进去,让他自生自灭。

陈江把几块烤的熟熟的蝙蝠肉放好后,出了小屋,继续向前面走去。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明亮的阳光晃得陈江有点睁不开眼睛,虽然陈江刚出溶洞的时候,选择在夜间,然后在黎明的时候,天一点一点的变亮,眼睛有了适应的过程。

可是在溶洞黑暗的环境里生活时间太久的陈江,还是感到现在中午的太阳有点刺眼睛。陈江眯着眼睛,依然不停的赶路。

陈江没有用多长时间,就找到了那个收留他,又把他丢弃在古墓的那个人。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陈江在溶洞里与世隔绝生活那么久,如果陈江做其他的事情恐怕不容易,毕竟融入人界的生活需要时间适应,但是陈江寻找收留他的那个人,却没有费太大力气。

此时的陈江早已经不是人界那个小孩子了,而是人界法师,已经超过了法师的中期的修为。陈江昼伏夜出,跟踪了几个盗墓团伙,然后终于在一伙盗墓人的嘴里,逼问出曾经收留他的那个人的线索,陈江顺利的找到当初收留他的那个人。

可是当陈江在一个高档的别墅里找到他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来他了。

当初到现在也只是过去了七八年的光景,当时收留陈江的时候,那个人也就三十多岁,现在这个人应该只是四十出头的年纪,可是看起来得有七十岁。

这个人头发全都白了,满脸皱纹,走几步路都喘气,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刮走。

陈江看出来长期的盗墓生活虽然给那个人带来巨额的财富,但是他被古墓墓穴的尸气和鬼气的侵蚀,竟然衰老成这个样子。

即使陈江不动手,也没有几年活头了。陈江困在溶洞里面的时候,无时不刻的想要找到的这个人,陈江万万没有想到,七八年的时间,这个人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陈江一时间不知道拿那这个人怎么办才好,可是就这么白白的放过他,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陈江又觉得这口气实在出不来。

当陈江对这个人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这个人睁大了眼睛,满脸恐惧,浑身哆嗦着,一面摇着头,一面说着:“不可能,不可能。”

陈江上前一步,抓住这个人的衣服领子,将这个人像包袱一样拎起来,怒视着这个人,咬着牙对那个人说道:“不可能什么,不可能我到现在还活着吗?”

这个人听了陈江的话,更加恐惧了,他拼命挣扎着,对陈江说道:“你想怎么样?”

陈江紧盯着这个人说道:“你当初对我怎么样啦,你难道忘了吗?”

这个人听了陈江的话更加恐惧了,拼命摇头摆手,希望陈江能够放过他。

就在这时候,突然这个人的豪华别墅里面,想起了刺耳的铃声,于此同时,这间屋子的房门被推开了,几个高大的彪形大汉闯了进来,其中领头的人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

原来,那个曾经收留陈江的人在盗墓团伙中经常黑吃黑,害了不少的人,现在积累了巨大财富,怕有人报复他,重金雇了几个保镖。

那个人见到陈江找上门来,知道陈江不会放过他,于是他一面向陈江求饶,一面趁陈江不注意,偷偷的按响了叫保镖的电铃,那些在楼下的保镖听到铃声,知道雇主有了情况,立即跑上楼来,撞开门,冲了进去。

如果陈江只是普通人,这种情况陈江还真叫这个人再一次给算计了。

幸好陈江现在已经不是普通人,陈江是数一数二的人界法师。


     邱莺莺一只右手,被对方紧握着,芳心陡的一怔,正想用力挣脱!!金龙二郎柔和着声调说道:“邱姑娘,我木飞云虽算不上是什么好人,但也非狼心狗肺之流,若不是你大哥行事太过狠毒,我决不会这样对付邱家,自那天我去吊奠令尊,在灵帏之后,见到你之后,即认为你是一个令人爱慕的女子翁正力贯双腿,拼着没有退后,奋力又是一掌封上,只觉辛捷掌上力道一掌强似一掌,这一掌真有开山裂百之威,几十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一掌如果接实了,自己内腑全有震伤的可能,于是他在双掌尚未碰上的一刹那间,疾如闪电地后退一步剑的本身虽是死的,但是它却能几步抛入车中,然后将车篷扣起管宁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自己今日去?杨凡淡淡道:因为我没有老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