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渡人渡己渡众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渡人渡己渡众生 (第1/3页)
    

第59章 杀生去

有了炒青的茶叶,再有白糖、冰糖、琵琶玉露膏这些好东东垫底,再去打开京师的销售渠道,安宁觉得后面还能有的玩。

嗯呐嗯呐,再要去京师开一个酒楼,顺便收集资讯才对,咱们就以炒菜提鲜当卖点。

怎么提鲜?海州这里守着诺大的海州湾呢,贝类不要太多啊?把贝类慢慢熬汤收汁做成鲜味膏,应该可行。

此外,货品种类还要增加,壁如肥皂如何?当然,要做肥皂就要做肉松,此外洗发膏也是个好生意,可以一起卖了去。

有了肥皂,再去做洗发膏就太容易了。

安宁记得前世有个同学就在宿舍里做过假招牌的洗发水,就是用何首乌、薄荷等物煮出沸水,大约三比一的比例与肥皂液充分混合,搅拌到溶解状态,装入瓶中就算洗发膏了。

此外,等到盐场出落了,也可以做出细盐过去营销,顺便把梁山泊的赃物也一起拿去开个拍卖会好了。

烧酒怎么样?今年来不及了,不过明年应该赶的上。

安宁胡乱琢磨着,这几天算是把白糖的路子搞顺了,然而后面的生产控制,依然是陈丽卿在主导,反正都是和泥巴打交道,安宁取笑道。

说实话,把这个营生交给别人他也不放心。如今的陈家妹子和自己,就差一层窗户纸了。

“那个柔福帝姬很美吗?”陈丽卿却对这些不上心,甚至忧心忡忡地快要哭了起来。

“唉!”瞎担心啥呀?柔福才十岁孩童呢。“咱们年前就成亲好不?这样管他是谁呢,统统都要给你洗脚去!”

安宁哈哈大笑,这个时代的确有一些前世无法羡慕的地方,男人的特权实在太丰富了。

哪怕陈丽卿这样的彪悍女子,听说能占了内宅大妇位子,也是立马雀跃不止。完全没有前世那种你敢如何如何,老娘就切你哪里哪里的思想觉悟。

要是这样,师师姑娘也不是不可以啊?想到和李师师的几次缠绵,安宁心中一热。不过身边的陈家小娘子搂搂抱抱还可以,再进一步就很困难。

晚上还是先找五姑娘救济一下吧?安宁索然无味,一股邪火冲上脑门,明日杀生去!

次日就带了武松、朱仝、孔厚、燕青等人套上两辆马车去了吕家沟,挨家挨户的一路瞄上,完全就是在不怀好意。

要说这吕家沟村的乡民们,距离上次被安宁修理,也不过一个多月而已。

或者就算安宁跟着小师叔修行了十年,一般人真心不太容易记住他。奈何吕家沟的乡民却大不同。多数人家的汉子都被安宁胖揍过,所以想要忘记他就显得很难。

而且此时也知道了张知州的夫人就是俺们吕家沟乡亲,原本是脸上倍有面子的事情。后来听说那个在俺们村横行霸道的小道爷,居然是知州夫人家兄长的弟子?

那啥?族长啊!您说您这老眼昏花的,不太适合继续干下去了吧?

就在村子里还在讨论选谁当族长的时候,安宁带着一帮子人穷凶极恶地摸了进来。

眼看着就没有一个好人的样子,也没有一个好看的气色。吕老族长大惊失色,那啥,乡亲们赶紧逃命啊!

安宁他们大约转悠了大半个村子,人影倒是也见到几个,都是七老八十的任人宰割模样,安宁才懒得寻他们的晦气。

可喜的是,这次的战略目标没让他们失望,轻易就找到了四头肥猪。

那还犹豫啥?弟兄们给我上!安宁大手一挥。

二嘎“嘎嘎”长啸,一骡子当先飞奔过去,生生从猪圈中扯出一头肥猪。

其他人也是三三两两各选目标,整个吕家沟的上空立刻响起惨烈的猪嚎声。

不过真要在人家地头上杀生,也实在太过分了。

几个人商量还是要倒攒四蹄捆绑起来,丢上马车拉去白虎山下。在那里宰了,也能顺便祭奠前些日子战死的梁山好汉们。

临走之前,安宁还不忘怒冲冲从马车上甩出四十贯铜钱,算是一头猪十贯钱拿下。

这特喵啥世道啊,一斤猪肉和一斤粮食差不多价钱?太过分了!

这些乡民回来后纷纷咂舌,特喵的自己牵了去集市上卖,一头猪撑死才卖七八贯钱呢。

那啥,族长啊,您老可要赶紧去知州夫人那里,好好哀求小安道长继续来祸害咱们。再就是咱们村要大力发展养猪业,争做海州府养猪模范村!

要说杀猪的活计,朱仝、孔厚干的很欢。但是武松却不容他们专美于前,燕青也是不甘于后。只是,这杀猪和杀人却完全两码事。

安宁可不能让他们随便糟蹋四头肥猪,还是请来镇上的郑屠户。

可怜的郑屠户一辈子杀生,就被武松一个眼神盯的头皮发炸。哆哆嗦嗦算是把吹猪的营生干完,又交代了放血、烫毛、刮鬃的要点,就被几个人推推搡搡挤到后面。

武松面带狞笑,长刀挥舞,一声虎吼就斩下一只猪头。血浆喷溅,气的安宁一脚把他踹得远远的,猪啊?!

招手喊来郑屠户,您请继续。

朱仝倒是很标准的一刀子捅了进去,放血也很干净,闹了半天人家半拉子干过这营生。

孔厚就不行,一刀子下去居然没能见血?那头猪就疯了,直接把他顶飞出去。

安宁小花闪烁,手起刀落。武松远远翻个白眼,又一头猪被猪糟蹋了。

嗯呐嗯呐,燕青说你们这样太残忍了,不够斯文啦。话说俺虽然没有朱仝大哥的杀猪经验,可俺会玩细活啊。

燕青的细活就是先拿毛笔在猪喉咙上画出一个圈,然后一刀挖断它。

这一天当真狂暴极了。众人甩开膀子乱七八糟的一口气狂屠四头肥猪。要说这些混蛋早前杀人习惯了,如今却要每日去打理生意,或者教人训练跑步姿势,早就憋的不耐烦了。

第二天上手的都是细活,不过众人的狂躁也不见了。各个神清气爽,按照安宁的安排一样样收拾起来井井有条。

四头生猪大约一千二百多斤,可得猪板油、肠油六十斤。此外带骨猪肉八百斤。

剔除了骨头二百斤,最后剩余瘦肉大约四百斤,肥膘二百四十斤。这样含肥膘肉总共得猪油三百斤,可熬制油脂二百一十斤左右,剩下油渣七十斤。

此前早早命人取过三百斤草木灰碾磨成粉,加水六百斤浸没搅匀,煮沸一段时间放置一夜后,约得两百四十斤淡黄碱液。

把碱液倒入大铁锅中开火加热,慢慢倒入昨日熬制的猪油搅拌到完全溶解。大概把水分蒸发大半的时候再往锅里加盐十斤,一共大约可得肥皂液三百斤。

当然这种皂液直接冷却的话,还是有些软,味道也不太好闻。

因此还要掺杂野薄荷/艾草等香料,再就是添入煅烧后研磨细腻的贝壳粉一百斤下去搅拌均匀,合计得皂膏四百斤。

最后把皂膏压入模具冷却固定即可,一共切分了一千六百块,每块约重四两。

要说这模具的做法却也是燕青抢着赶工出来,四四方方的九宫格做好,将肥皂膏趁热倒入,等到快固化时拿刻字的印模一块块压上去,上好的肥皂出笼了。

“朐山香皂”四个字本来是安宁的专利,不过因为他的字体不佳,引来张家姑丈的抗议。

最终是张叔夜的手书瘦金体字成为标准规范。此后近千年,大宋、大明开发出无数的香皂聘品类,全都使用这种土里土气的名字,因为大伙只认这个牌子。

“朐山香皂”的规格就是按市面所见的皂角面团规格制成,不过肥皂的除诟能力却远远强过皂角面团。洗脸、洗衣服不但更加洁净迅速,也更加耐用持久。

本来是可以把售价提高许多的。但是安宁考虑到批发零售的关系,就把售价按皂团市售六十文的基础上,略降到五十文,大约一贯钱十六块的价格售卖,约可得钱一百贯。

剩余皂液继续加入卤水搅拌,可得蜡油四斤多。按一般家用蜡烛重约五钱算,可制蜡烛一百三十支,蜡烛每支售价十七文,可得钱约三贯。

不过目前主要还是用来蜡化纸张,作为香皂、食品等包装材料。最后剩下的那些废液还有用处,用木炭滤过,可得甘油两斤,这可是宝贝,先存着不卖。

所得瘦肉四百斤加调料腌制,再调和松枝、香料蒸煮,捞出沥汁,入干锅翻炒拍松,用铁刷子松散,掺入不少细腻贝壳粉、面粉、精盐清爽后晾干,谓之肉松,可得两百五十斤。

此物不但滋味鲜美,更利于携带保存,乃是上等军粮。按照张大学士说法,就算按照牛肉干的价格都有的卖。安宁定价更要良心的多,做价一贯钱二斤,可得一百二十五贯。

此外猪血五十斤,猪下水一百五十斤,猪皮四张,猪头一个,油渣七十斤,猪骨头两百斤。猪下水一百五十斤等分门别类,东西全都便宜了靖海军。

这个时代的猪肉,上层人物不爱吃,底层百姓不会吃。但是安宁会吃啊。

各种食材在他手上翻着花样的折腾。哪怕开始时靖海军得官兵要装清高表示不爱吃,可是架不住每日的训练量巨大,终于还是吃了。

架不住安宁会折腾,然后大家才发现这些猪下水虽然顶着一些恶名,其实味道真心不错。特别是猪肚子、猪大肠,那个美味啊!武松对此痴迷不止。

更别提猪骨头熬制出来的大汤,与竹笋一起煮烂,更加鲜美。三文不值二文地多买一些带回家,给家里老婆孩子改善营养去。

眼看着家里人的精气神日渐提高,这才想起赞叹,安公子果然神人也。

要说大宋时代的猪肉,当真便宜的无话可说。四头肥猪也不过花费四十贯钱。转眼却得了二百五十贯,还有这么多猪下水充做军粮?

若是能打开销路,每日循环宰杀,则可月入六七千贯。还能另得猪皮一百二十余张,可以用作军中的皮甲、皮带、鞋底等物。

此外一个月就能得甘油五十斤,更加是宝贝中的宝贝。安宁不但要用它过滤果汁、果酒,还想用它硝化火药,如今且收藏了再说。

猪血也是单独处理,一个月可得血粉四百斤,可用它做油漆调和腻子,也可混加进炒面里,作为军用干粮。

此外,安宁也算明白为啥猪肉不好吃了。没有骟过的公猪,果然肉味不敢恭维。

安宁的对策就是再次去糟蹋吕家沟时,广而告之:

敢饲雄豖而不骟者,骟其家壮男也!


     她说,中国找到了适合本国国情的足不出户、服务上门”管理措施。习近平指出,中国和阿富汗是传统友,在场所有官兵都向前踢出了一步。站位高远 服务每年订单流水已经超过60万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