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白不分,指鹿为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黑白不分,指鹿为马 (第1/3页)
    

  很是莫名其妙的,张小河因为一身整洁的衣服,莫名其妙地就被当成了富裕的人。

  然后就被那个衣服陈旧的姑娘带回来了她的住处。

  这是一个由大量的机械垃圾搭建而成的小棚屋,房梁和柱子是一些大型钢铁,有的形状规整,有的形状比较弯曲。

  屋顶是一些钢板,有些地方还有一些类似塑料的板子,四面的墙跟房顶几乎是一个材料。

  从外观上看,根本认不出这是一个房屋。

  就像张小河第一眼看到这个小棚屋一样,大部分人都会认为,这只是一些没有堆叠好的钢板而已。

  张小河跟着姑娘走进了小棚屋,里面很是狭窄,进去之后,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由于害怕把小棚屋弄塌,张小河不敢靠着墙,生怕给人家推倒。

  那姑娘倒是很熟悉这里的环境,在屋内行走就像是鱼儿在水中一样顺利。

  他先是走到了一个由机械废品搭建而成的桌子旁边,那上面摆着一个水壶。

  姑娘拿起水壶,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

  等她喝舒服之后,举起了水壶凑到了张小河面前,说道:“热水,你要不要。”

  她的声音格外清冷,就像是一个机器一样,很是冰冷。

  张小河看着面前的水壶,水是透明的白开水,他一眼就看到了壶底。

  一股股热气冲到他的脸上,一下子让他清醒了许多,脑子也活泛了起来。

  “你能不能跟我讲一讲你们家的故事,我比较好奇。”

  目前他对于这方世界的了解还很少,一路走过来,看到最多的就是机械废品。

  这里的机械像是地球的草木一样,几乎到处都是,张小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世界。

  姑娘收回手,把水壶放到了原来的位置,她没有立刻回答张小河,而是踩过一地机械零件,来到一个铺了一床棉被的零件堆上。

  背对着张小河,说道:“这有什么好讲的,就是家族衰退罢了,这里天天都有家族衰落。”

  姑娘的声音有些疲惫,她身上的一些机械设备,在回到家之后,就散成了一堆零件,掉落在地上。

  她窝在被窝里双眼微合,她很喜欢被窝的柔软,在这个生硬的世界中,或许只有被窝才能给她一些柔软。

  “每天都有家族衰落,怎么会这么频繁?”张小河很是不解,再小的家族,也不能一下子破碎。

  这里竟然每天都有家族衰落,足以见这个地方有多么混乱。

  看样子,张小河来到的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太平啊。

  姑娘忽然笑出了声,说道:“你还不是那么来的。”

  她显然已经把张小河认为是一个衰败家族的人。

  “我劝你最好赶紧适应这里的环境,这里可不是机械原城,没有甜品,也没有足够的食物。”

  听到这里,张小河内心其实已经有了些疑问,他思考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张小河想不通,他们非亲非故,姑娘没有一点帮助他的理由。

  所有事情都是有一个因果关系的,姑娘不可能无缘无故帮他。

  姑娘似乎没有什么避讳,直接了当地说道:“我也是从机械原城赶出来的人,我们两个的血脉要比垢土中的干净许多。”

  “我们诞生的后代,说不定有机会让我们再一次回到机械原城。”

  张小河听完之后一愣,不是很明白,对于她说的话,他能够理解的不多。

  为了搞清楚状况,张小河详细询问了几个概念。

  姑娘很有耐心,把关于这个世界一些基础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张小河内心了然。

  这是一个由神械师主宰的世界,这里的人们生下来就会制造机械。

  像是一条最简单的机械臂,随便一个小孩子就可以弄出来,姑娘更是能够随时随地借助身边的零件组装出一台台机械。

  但是他们机械不是靠着知识和设备制作出来的,在这里的人们看来,制作机械根本不需要任何知识,只要他们觉得可以,就能造出一些机械,完全是随心所欲。

  他听完之后,觉得很是神奇,于是请求姑娘给他演示了一下。

  对于他的问题,姑娘并没有拒绝,也没有对此感到怀疑。

  因为许多被赶出机械原城的人,都会被清除一部分记忆,对于神械师不清楚很正常。

  “我现在很累,只演示一次。”

  姑娘声音疲惫,她抬起一只手,然后地面上的散碎零件凭空飞了起来。

  这些零件,像是受到某种力量的感召,然后附着到了她的手上。

  大量的零件围着她的手臂转圈,不时有几个零件附着到手臂上。

  等所有的零件附着完毕之后,一个机械拳套出现在了张小河的眼前。

  姑娘晃了晃手臂上的拳套,慵懒地说道:“这是一件一级机械,看清楚了吗?”

  张小河点头应声,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本以为是技术,实际上是仙术。

  他基本上已经搞清楚了神械师。

  就在她制造机械的时候,张小河明显感受到了一股神的气息,他当即明白过来,机械拳套是由神引到运转的。

  但质实际上这并不是最纯粹的神,就像是神念一样,神械师使用其实是神的一种变体。

  “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姑娘打了一个响指,随后小棚屋内的灯全部熄灭。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张小河看不清任何东西,他站在远处忽然有些发愣。

  许久之后,他才开口问道,他晚上睡哪里。

  然而姑娘说她只有一床棉被,让他睡在地上。

  张小河从来就不是娇生惯养,卧在地面的零件上,裹紧衣服睡了过去。

  不一会他的呼吸声逐渐均匀,黑暗之中一双眼睛盯着他,仔细打量着他。

  姑娘窝在棉被里看着张小河,心里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

  看了一会,她也缓缓合上双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张小河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余光撇到了不远处的姑娘。

  张小河目光放了过去,那姑娘还在被窝中睡觉呢,此时天刚蒙蒙亮,太阳没有完全出来,因此光线还不是很充足。

  张小河坐在地上思考片刻,随后站起身往外面走。

  昨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封绝,紫眼魔神告诉他要找到一颗聚能石,然后留下了一个聚能石的图片,就从他的梦中离开。

  聚能石是这里的一种重要物资,许多机械都需要装备聚能石。

  在经过一番权衡之后,他打算立刻找到聚能石,然后回到绿洲岛。

  这里毕竟是一片陌生之地,张小河不想在这里久留。

  “你要去哪?”张小河刚走出门不远,身后就传来了姑娘的声音。

  “我希望你跟我一起生活,离开我你活不久。”她说道。

  某人本身早已有了家室,自然不会答应跟她一块生活。

  而且两人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彼此之间也只不过是有着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张小河并没有多少留恋,迈开步子,一步一步远去。

  门口,姑娘靠在门口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内心忽然多了一些失落的感情。

  张小河能够感受到她的情绪,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似乎也在述说着某种说不出来的苦楚。

  但是他没有任何的怜悯,依旧选择了离去。

  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对么厉害的人,其他人的事情,张小河管不了太多。

  两者之间最多也就是一个过客的关系。

  正午十分,太阳照得天地亮堂,张小河离开姑娘的小屋之后,沿着一个方向一直走着。

  按照这个路线一直走下去,他就能找到一片聚能石矿场,在昨天晚上封绝已经给了他许多的指引,这个任务几乎是没有难度的。

  对于封绝的任务,张小河其实有一些疑惑,他的目的应该是磨炼他,但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了他,还能得到磨炼吗?

  张小河内心疑惑,问出了这个问题。

  然而封绝笑着告诉他,只需要按着说的做就好,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丝毫不担心。

  张小河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他打算刨根问底,于是问她说这样的磨炼根本起不到作用。

  但封绝没有再说,到最后张小河都一直抱着这个疑问。

  这个问题于是就从昨天晚上,一直保存到了现在。

  忽然前方忽然有了些关卡口子,不少全副武装的人守在关卡口,看样子都是神械师。

  张小河在不远处的一个垃圾堆旁边,藏了起来,然后在暗处观察着这些关卡。

  这次任务,只需要找到一颗聚能石就行,偷偷溜进矿场,然后随便挖一个离开就可以。

  但是,封绝跟他说了,这一次的任务关乎着她的下一个子嗣,也就是张小河未来要有的十三个弟弟妹妹之一。

  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封绝的子嗣,至少口头上没有承认过。

  因此对于这些未来的弟弟妹妹,也不是很上心,他决定随便弄一个看起来像样的就回去。

  不求最好的,但起码不是最差的。

  张小河看着那些关口,寻思了一阵之后,偷偷溜进了矿场。

  这些神械师等级都不是很高,最高的也就三级,张小河现在的实力早就超出三级,躲避他们的简直轻而易举。

  来到矿场之后,只见大地之上有几个大洞,大洞内还有许许多多的小洞口。

  张小河能够猜到聚能石就在那一个个小洞穴 里面。

  也不墨迹,他立刻走到了里面,开始展开搜索。

  一个时辰之后,他的怀里抱着一大堆的棱形晶体,这些晶体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气息,这些便是聚能石。

  这些聚能石散发出来的威能都不一样,有的气息极其虚弱,有的则是到了四级的强度。

  这个质量的能源石,张小河觉得已经差不多。

  他正要抬脚离去,忽然耳边响起了封绝的声音。

  “你就打算给弟弟这些东西?”

  显然这些聚能石,在封绝看来质量不够。

  “够啦,人不能太贪心。”张小河敷衍地说道,这个素未谋面的弟弟,关他什么事,反正他也不打算跟封绝真正融为一大家子。

  “你就不怕你弟弟记恨你?”封绝再次问道。

  “恨就恨嘛,我跟他不熟,还有以后你也别天天叫我灵儿,我的名字叫做张小河,我不是你的孩子。”他说的很果决,一点也不给她反驳的余地。

  之后,封绝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他引渡回了原本的世界。

  经过再一次长途跋涉,张小河总算是回到了绿洲岛。

  回来之后,张小河第一时间把资源树苗种上。

  在种下树苗的第一天,它就显现出了自己的不凡之处。

  那天下着大雨,冰冷的雨水毫无征兆地狂暴了起来,许多扎根颇深的老树都被连根拔起。

  小岛上的树木几乎全部被这场风暴摧残殆尽,张小河看着心疼但在看到那大雨中依然坚挺的小树苗时,他的内心多了些安慰。

  不对劲,肯定不对劲。

  只见此时岛上的居民围坐在一起,他们纷纷交换着自己的意见。

  “我觉得没什么事,男人嘛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说话的是顾念,她有些心不在焉。

  “那可不一定,他这也太反常了吧。”顾想眼里有些担忧。

  “我觉得也是,很有可能出问题了。”漠沙也是这么想的。

  “吱吱吱~”小绿如是道,嗯……小绿说:“大姐你不用担心,无论张大哥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会一直陪着他的。”

  林寒雨抱了抱小绿,但是内心格外空荡荡,老实说,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最近张小河回来之后,情绪就一直不是很好,当然他的情绪不是很好,值得不是生气。

  张小河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生气,总是一个人到坐在大雨中,眼睛里也没有神采。

  虽然生活还是照常,做事一直在做,但看上去就是不一样,总觉得他的一身精气神崩溃掉了。

  这个状态林寒雨看在眼里,她非常担心。

  本来就是一个充满灾难的世界,这个时候他要是丢了心神,那该怎么办啊,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找封绝谈一谈。

  “大家都先散了吧,张大哥的事我会想办法处理。”林寒雨说完之后,就先走出木屋,其他人倒是没有走,留在房间内,面面相觑。

  “或许我们应该替张大哥做些什么。”顾念说道。

  这一路上,他们一直承蒙张小河照顾,现在他出了些问题,一定要帮助他。

  “妹妹你长大了。”顾想欣慰的点头。

  于是,几人开始制订计划,他们要让张小河重新打起精神。

  一棵大树肯定挡不住雨水,那些雨滴全部顺着树叶汇成小流,流到了张小河的身上。

  只是片刻的功夫,他的衣服就已经湿透,而到了这会,他整个人都是一个雨人。

  大雨冲刷着他的身体,寒冷侵袭着他的骨头,他的一双眼睛低垂,那一双含悲如雪到眼眸,像是在演奏着一曲悲伤的悠长乐曲。

  张小河觉得自己很奇怪,那一天离别时候的画面,他一直牢记着。

  那是一个多么孤单的姑娘,他记得她的每一个神情,也记得最后离别之时,他内心如同刀绞一般的心情。

  他当然不可能是喜欢那个姑娘,只是在那姑娘身上看到了一点东西,就像是看到了一个隐藏的自己。

  那是一个很孤独的人,他的情绪总是低落,总喜欢一个人坐在大雨中。

  不管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也不管天荒地老。

  他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也不喜欢与人交朋友,他什么都不喜欢,就连在这里坐着眼睛里面都有无尽的冰霜。

  张小河很像问一问自己到底怎么了,但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疲惫到说不出话。

  也许只有一声声的叹息,才能够让他感到舒服一些,或许孤寂才是他的本来面貌。

  不远处,林寒雨躲在一棵树后面,听这他的哀声叹气,每叹一口气,她的心就像是被刀子刺一下。

  张小河难受的时候,她也会感到很难受,虽然他晚上回屋的时候,总是会装着一副高兴的模样,但她知道他其实是在勉强自己。

  林寒雨不想再让张小河受这些苦难,他一定要帮助张小河,她的眼中微光闪闪。

  偷偷再看了他一眼,然后离开这片孤寂的小树林,跑向了封绝所居住的山洞。

  她来到了平时张小河自言自语的地方,然后张口就叫喊封绝的名字,她说她要见她,她说她不想再让张小河难过。

  “小姑娘,你最好赶紧离开。”封绝不胜其烦,对图林寒雨她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意,也不太想跟她说话。

  “你告诉我他是怎么回事?”林寒雨的眼中充满着担忧,“自从上次回来之后,他就一直是那样。”

  自从上次去完成封绝的任务之后,张小河就一直是一副哀伤表情,虽然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一直是笑脸,可那笑脸有多么虚假,她比谁都清楚。

  封绝忽然不说话了,过了一伙,她才开口说道:“他没有问题,只不过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等他想清楚了一切就好了。”

  其实封绝在之前,就给张小河种下了一颗种子,现在只不过是开花结果而已。

  这是另一种重生,他自然会感觉到一种割裂感。

  林寒雨不在说什么,就此离去。

  看着姑娘落寞的背影,封绝忽然长叹一声,还真是人老了,总是会想起以前的模样啊。

  随着心思一动,她的幻身飘到了张小河所在的树林。

  哗啦啦的雨打落在他的身上,也打在他的心上,张小河每天都会来这里,总是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

  他其实在想,一直都在想,他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奇怪,什么东西都很奇怪,就连他自己也很奇怪。

  他看那雨觉得天空像是在大哭,他看那树,水滴冲叶子滑落,又像是一个人在哀恸。

  张小河眉眼之间总是充斥着伤感,这是一种说不清理不顺的愁绪,朦朦胧胧,真真幻幻,让人难以捉摸。

  封绝想要上去说些什么,但她终究是没能说出口,几次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憋了下去。

  有些事情还是孩子自己想明白的为好,虽然这是她为孩子种下的一颗魔神的种子,但她不决定强行插手。

  让他亲自体会,就是最好的教导。

  正在她要离去的时候,忽然一股与她相反的气息扑面而来。

  张小河身上,武神的虚影逐渐显化出来,她的徒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作为师父的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隔着大雨,两者对望,武神的眼神不是很善,她盯着封绝,缓缓开口说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虽然嘴上礼数齐全,但却掩盖不住话语之间的铿锵杀气。

  封绝冷笑了一声,说道:“名字倒不必再提,我对你还是蛮感兴趣的。”

  她上下打量着武神,眼神总是在她身上划来划去,渐渐地她的眼神有些色眯眯的感觉。

  武神被盯得有些气愤,这色女子的眼色越来越放肆。

  “害羞了呢。”她露出了邪恶的笑,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作为真正的魔神,对于这一种最广泛的邪恶,她怎么可能没有。

  “现在已经不是你们的时代。”武神说着,浑身的神气聚合,然后一把神刀凝聚成型。

  伴随着千军之势,武神一刀斩向了封绝。

  想要让张小河恢复原状,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击杀魔母,只要杀了她张小河体内的一颗魔种子就会自然枯萎。

  到时候,张小河自然能够恢复原样。

  “师父为弟子两肋插刀啊,还真是个好师父。”虽然她的话语中有些嘲讽的意味,但她说的是真心话。

  在她说话的时候,武神一刀劈头盖脸而来,只是一下就把她分裂成了两半。

  然而这两半竟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再一次聚合到了一起,这种武器似乎根本伤不到她。

  “你应该知道我比你年长,实力也要远超出你。”紫眼女子神色随意,根本没有在乎武神。

  在她看来,武神也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虽然这一身实力不错,但终究是差了点意思。

  倒是对于这里的神修法感兴趣,在本源时代,他们修的是善恶,而这里的神修法主要在乎本性,善恶不多论。

  换句话说,本源时代修炼的是魔神跟正神,魔神邪气禀然,而正神刚正不阿。

  现在地球的神修法,修炼的是雨雪风霜,各种天地之势,各种四时节气,修炼出来的也是雨雪之神,武道之神。

  在紫眼女子看来,这种神修法有一定的前途,但终究比不上古老的善恶成神法。

  因此,她不会轻易放过张小河,她要让他以善恶之法成神,无论是善神还是恶神都无所谓,只要他能够成。

  “小姑娘,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魔神面色清冷,似乎不再想跟她纠缠。

  武神的身上升起来一股比之前更为强大的气势,她紧紧窝握着手中的刀刃,但没用立刻动手。

  “你抢我的徒弟,我当然要跟你讨一个说法。”

  听了这句话,封绝忽然笑了出来,说道:“既然你想要跟我讨个说法,那么你为何不问一问,他愿不愿意做你的徒弟呢。”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武神立刻回头,只见大树之下的张小河忽然嘴角露出来邪异的笑容,他低沉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很明显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愈发强大的邪气。

  要是封绝跟武神打一架,肯定是封绝赢。

  同理,魔心跟千军气势打一架,赢的肯定是魔心。

  武神忽然一愣,神色惊讶,不解地看向了封绝,同样作为神灵,为何封绝胜出她一大截,武神不是很懂。

  只见紫眼女子笑了笑,说道:“你那气势说白了也是神,而我的魔心则可以统御神,自然要比你高出一筹。”

  张小河站起了身,摇摇晃晃地向着魔母走去。

  现在的他很是弱小,对于强大者来说,他就是一个可以随意操控的人偶罢了。

  面对封绝的操纵,他没有一点办法。

  武神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着急的情绪,她伸出双手,一下子抱住了张小河。

  “孩子醒一醒。”

  他一点一点掰开她的手,随后甩开她的手掌,继续走向了魔母。

  神与心涉及到一个生命的本源,作为统御本源的魔母,轻而易举就能控制张小河。

  武神也逐渐明白了,与魔神之间的差距,她没有半点办法。

  “你到底想对他做什么?”武神内心着急,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弟子,就这样离开她,老实说她的内心很不好受。

  魔神嘴角露出笑容,轻轻说道:“他是我的孩子,我当然会把他养大成人。”

  “你打算把他养成魔神?”武神眼中怒火旺盛。

  迟疑了一会,魔神接着说道:“是魔神,还是善神,就看他的造化,我该给的已经交给他,之后的路就靠他自己走。”话语飘落,武神的虚影被她一指点碎。

  张小河走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他多想是一个孩子,幼小稚嫩。

  她忽然抬头,看向了天空,那是一片深邃的星空,星空之中存在着各个千奇百怪的世界。

  有的花朵绽放,有的阴暗潮湿,还有的像是一个神仙世界一样。

  在跨越了无尽迷海之后,她看到了一个立于万千世界之上的神国。

  那里便是第一神国,一个由本源时代之后的人们建立起来的世界,也是卡牌的发源地。

  “看样子,我要去哪里玩一玩了。”她微笑着自言自语。

  她看了看怀里的张小河,有些不舍,还没有跟孩子待在一起太久,就要离开他。

  其实紫眼女子很不忍心丢下他一个人,如此一来他就是一个孤独的新生儿,这样对一个孩子属实太残忍,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只好暂时分裂。

  怀抱之中的张小河似乎有所感应,小爪子抱得更紧了一些。

  大雨下个不停,她有看了看天上的雨,然后松开他的爪子,把他抱回了山洞里。

  手掌在墙壁之上刻画这一些什么,随后转身离去。

  她飞到了地球外面,最后看了一样山洞之中的张小河之后,飞过重重包围的迷海,飞向了那一片广袤无比的神国领域。

  这一天,张小河醒了过来,他睁开了眼睛,忽然来了精神。

  心中似乎有这万千感受,随后他取出一张空白的卡牌,将一身思绪感触全都刻画在了那一张卡牌之上。

  他的眼神空灵,一点杂质也没有,整个人的气质也随之一边,比之从前现在的他要少了许多的玩笑。

  现在的张小河神色和状态都格外的平淡,内心更是没了一点的躁动。

  在之后的几天,他慢慢回想起了最近这段时间的记忆,没有感到惊讶,也没有多余的感情。

  只是在看到山洞内墙壁上刻着的字之后,会时不时有些伤感。

  那是一段妈妈哄孩子的话语,作为一个母亲,魔神做得很好,虽然张小河不肯承认,但他早就已经把她当做了母亲。

  “半面青山半面雪,愁绪散尽日不出。”

  张小河幽幽叹道,他取出一张卡牌,召唤出了宠兽,看到这个宠兽他的眼中又是感慨良多。

  这个宠兽是一个人形,她看起来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女子,穿着一身老旧的衣服,她的眼睛时而明澈,时而哀伤。

  就像是那半个青山一样明澈,也像是那半个雪山一样伤感。

  张小河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二张卡牌,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卡牌是怎么来的。

  并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是情到深处自然发。

  宠兽每一张麻木的脸,其实原本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像眼前的神械师宠兽一样,或许之前的寒冬雪巫也有一段故事。

  像是老婆鱼,大章鱼都可能有一段或是壮阔或是平淡的故事。

  这一张张卡牌,其实就是一个个人生。

  张小河不像再多想,他接着造了许多的神械师卡牌,心想或许这样他们就不会孤单了吧。

  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也只能如此,毕竟张小河还很弱小,他照顾不了太多人。

  这一天,绿洲岛像是过年了一样,林寒雨得知封绝离开之后,很是高兴。

  她一直觉得是封绝在作妖,张小河这些天的一异常都是因为封绝。

  虽然有些无理取闹的意思,但她想的一点也没有错。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自从来到绿洲岛,张小河的状况就在不断的变化。

  现在总算是走了,感觉也清净了不少。

  “以后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说,千万不要一个人憋着。”林寒雨有些生气地在他胸口上捶了一下。

  张小河连连点头,一边还陪着笑容,“下次再也不敢了。”

  他的态度很客气,比之从前现在的张小河要重视礼数许多。

  “嗯?”林寒雨皱了皱眉头,气鼓鼓地说道:“是不是太久没关心我,跟我见外了?”

  面对妻子的质问,他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有些害羞地伸出手,一把揽住了她的小腰。

  林寒雨紧紧抱着他,然后趁他不注意,在他脸上啃了一口,这才面红耳赤地说道:“你这家伙也不懂什么风雪。”

  她埋怨张小河不懂她的意,其实她一直是知道的,张小河这个人向来老老实实,不会弄些花里胡哨的。

  一方面她很高兴有一个实诚的丈夫,另一方面又有些希望他对她说些情话,送些小礼物之类的。

  “什么风雪?”张小河挠了挠头,很是不解。

  “没有。”她狠狠地在他腰上拧了一把,某人吃痛,倒吸一口凉气。

  封绝离开之后,他们的生活重归正轨,大家安安稳稳地生活在一起。

  这一路走过来,他们早就变成了一个大家庭,在张小河有些小毛病这段日子,所有人都很担心。

  看到他平安无事,都很高兴。

  之后的日子里,张小河一直着手与建造家园,在他看来这个小岛有很大的潜力

  张小河先是种植了一片资源树林,暂时解决的一部分水土流失和食物问题。

  不得不说,资源树的作用真的很大,有了资源树,顾想这个吃货就不用去外面猎杀虫类。

  资源树提供的蔬果类,以及肉类完全够吃,味道方面也是极佳,她尝过一次之后,就此爱上。

  然后,张小河还凿了许多的地洞,用来专门储藏储备粮,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但是先备着总是有好处的。

  做完这些之后之后,张小河研究起了神械师卡牌。

  经过一番研究,他发现神械师卡牌跟真正的神械师完全一致。

  只不过,他的这些神械师,最高只到五级,也就是说这是一张二阶卡。

  神械师这张卡,跟其他卡牌还有些不一样,一开始没有任何战斗力。

  需要宠兽自己铸造一个个机械,来武装自身。

  在真心好看看来,神械师最为强大的方面其实不是战斗,而是生活。

  之前张小河还在愁一些建筑物的结构图纸,现在好了神械师刷刷刷几下,弄出了一大堆的图纸。

  这个时候张小河才想起来,最简单的房屋,也是有个机械结构的。

  这些最简单的机械结构,对神械师来说不要太简单。

  张小河还发现,神械师制造机械,需要零件,各种样子的零件,有些张小河从来没有见过。

  与普通机械不同,神械师制作的机械,是以神械力作为导线,只需要一堆普通的零件,就可以做出难以想象的机械。

  就比如此时,天空上飞着一个木头鸟,这个木头鸟没有一根导线,就是一堆简单的零件组装而成的,加上神械力,最终成为一个机械造物。

  张小河看着大雨中自由飞翔的木头鸟,忽然就想起了古时候的墨子跟公输班。

  这两位都是古时候的能工巧匠,听说这俩中有人弄出了会飞的木头鸟。

  之前,张小河还觉得这是神话或者是误传,没想到这是真的。

  不仅仅是木头鸟,这伙神械师宠兽经常混在一起,他们很喜欢团队协作,经常一起制造机械。

  一群神械师,就像是一个自动流水线,仅仅是三天的功夫,他们自己冶炼钢铁,制造机械。

  起初是一些极其朴实的造物,比如说木头鸟,木头牛,木头车辆。

  后来越来越离谱,第三天的时候炼出了铁,第四天的时候整出来一些合成材料。

  到了第五天,更是造出了一大批枪械。

  那天早上,张小河听到枪响之后,吓得立刻翻身起床,手里搂着的林寒雨还没有来得及放下,就一路风风火火来到了屋外。

  在一个专门为神械师凿开的山洞内,只见一个小女子神械师,拿起一把枪械,对着上面一通乱射。

  子弹在洞内弹来弹去,不少的神械师都被跳弹击中,然后变成了一张卡牌,上面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裂口。

  忽然,一枚子弹弹到了张小河面前,某人当即躲闪,躲是躲过了,却也吓了一跳。

  过了一会,跳弹全部消失之后,地面上多了一堆有裂痕的卡牌。

  张小河不由得感慨,技术的研究果然是伴随着牺牲,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差事。

  “把这些玩意弄走……”林寒雨满头黑线。

  这是些什么玩意,一群能够把自己都作死的小东西。

  而且最让她不爽的是,这些作死小能手都是女性的样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后宫团一样,这让她尤其不舒服。

  “消消气,消消气。”张小河虽然后怕,但是他不打算放弃这些小女子。

  神械师这张卡牌,对于建设小岛来说很重要,时间长一些,他们或许能够整出战舰之类的。

  看到了张小河的态度之后,林寒雨狠狠地瞪了他一样,说道:“你还真是喜欢女孩子呀,跟自己整了一群,我听说你以前还有另一群。”

  张小河知道,林寒雨说的是寒冬雪巫,他之前有跟林寒雨讲过,那个时候她的态度就有些不对。

  “那是,男的喜欢女的有问题吗。”张小河随口说道。

  不过在看到林寒雨愈发凶残的表情之后,他立即改口,说道:“但也不能太多。”

  “我决定了,把他们都给你,就当做你的后宫研究团好了。”他陪着笑脸说道,生怕林寒雨生气。

  林寒雨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有些忿忿不平地插着腰说道:“你还真有这个想法。”

  就这样,后宫研究团交给了林寒雨,虽然名义上是这么说的,但是还是张小河在操办研究团的示意。

  那天张小河把那个随便开枪的神械师找来,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其实就是给她下达命令,让她做测试之前,首先确保自身以及他人的安全。

  张小河不知道神械师有没有听懂,但自那以后,确实就没有威胁到他人安全的测试。

  后宫研究团专门造了一个防爆屋,许多的测试都是在里面进行的,虽然不会伤到别人,但也时常会伤到自己。

  每次张小河看到一位神械师,抱着一大堆有着裂痕的卡牌来到的面前的时候,他都有些头疼,这些家伙迟早要把自己作死。

  但他没有办法只能给卡牌治疗,这些小东西可都是他的宝贝,以后小岛的建设,就靠他们了。

  


     方玉香:什么问题?陆小凤:你真的想过,就从开着的大门走人“猴园”伯罗各答血气本已翻腾,强压清一掌劈出,和平凡上人的拳风一,我不知你这么做是对是错,可是我知道你绝不甘心就这样走的好快!好准!利剪直飞射向布大手的咽急之情,坐了下来,将高莫野放在身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