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她什么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关她什么事 (第1/3页)
    

虞渊刻意避开的禁地某处。

一个硕大的椭圆形坑洞,漂浮着一块奇大无比的青铜丰碑,此丰碑和禁地入口处的相比,大了百倍都不止。

青铜丰碑的碑面,密密麻麻地碑文,如蚊蝇般多不可数。

丰碑内部,有一模糊不清的巨大异魂,时而浮现一下。

在青铜丰碑附近,万千弱小的魂灵邪物,蝗虫般飞舞着。

时不时地,从那丰碑内,飞出一抹幽光。

便有一条魂灵邪物,被幽光卷入青铜丰碑,变成丰碑内部,那位巨大异魂的点心小食,被其细嚼慢咽地吞吃。

那件银白长袍,和众多魂灵邪物一样,也在丰碑周边飘荡着。

长袍内,月妃的绿幽魂灵,瑟瑟发抖。

“呼!”

巨大的青铜丰碑,突然向坑洞穹顶冲去,一股如要撕裂天地的暴戾气势,从丰碑内轰然爆发!

数不尽的碑文,如雨点般,从碑面洒落。

一枚枚碑文,都衍化出玄奥的灵魂道决,古老的秘咒,还有失传多年的引魂邪术。

一阵噼里啪啦的异响,围绕着丰碑的,万千弱小的魂灵邪物,尽数被碑文穿透,攫取所有的魂力,将碑文镌刻的奇妙展现。

“哧啦!”

突然间,天降瀑布般的雷霆闪电,坑底深处,飞离出绚烂剑虹。

一枚枚碑文,一个个魂灵邪物,瞬间灰飞烟灭。

消失的碑文,看似不知所踪,可又在碑面悄然浮现,只是刻印显得稍稍浅淡。

万千的魂灵邪物,则是随着青铜丰碑的冲天,死了个干干净净。

只剩下,那件飘荡着的银白长袍,孤零零地,浮在青铜丰碑旁。

其中的月妃魂灵,闪耀的绿色火苗,看着竟是说不出的凄凉,说不出的恐惧和绝望。

青铜丰碑消沉了一阵子,又下沉了一些。

旋即,便有直达灵魂的,神秘的咏唱,由丰碑内的强大异魂传来。

似在招魂。

然后,便有零零散散的,游荡在别处的魂灵邪物,受其咏唱的吸引拉扯,自然地飞入到深坑。

数十个,数百,数千的魂灵邪物,越聚越多。

咏唱声停止的霎那,所有受吸引而来的魂灵邪物,似突然恢复清醒,皆恐惧不安地,瑟瑟发抖。

却,没有一个魂灵邪物,敢于逃脱。

融入青铜丰碑的强大异魂,又继续,不时抓一个魂灵邪物,拉入丰碑内,细嚼慢咽。

如此反复。

银白长袍内的月妃,在这坑洞内,看着那青铜丰碑一次次地,聚涌魂灵邪物,待到一定数额后,便尝试着冲出去。

每每,都被雷霆闪电,被一道道剑虹拦阻。

魂灵邪物,成千成万的湮灭,那青铜丰碑却不见一丝裂纹,蛰伏当中的强大异魂,锲而不舍地,依然在继续着。

那强大异魂,似乎知道只要这般耗下去,终有一天,能脱困而出。

千万年下来,他变得极有耐心,似乎能一直这样,再来百年,再来千年,还是如此。

只要能脱困就行。

月妃在这时,无比的懊悔,恨自己就不该为了追杀虞渊,从那片禁地,踏入到这里。

来到这片禁区,她方才知道,月魔一族在禁地的诸多邪恶当中,屁都不是。

单单那青铜丰碑内,强大的异魂,在她的感知中,便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此物,依然还被限制着,而且限制了不知多少年。

如那强大异魂般,被镇压在这方禁地的邪恶异魂,还有多少?

这种异物,一一从禁地逃离,面对着天源大陆和寂灭大陆的追杀,若遁入到浩漭天地之外,岂非那些外域天魔的噩梦?

想到这里,月妃忽然可悲的发现,她所谓的努力,没有太大的意义。

月魔一族,在禁地深处,只是不足一提的小角色。

“你这么想就对了,你月魔的几位祖宗,就是被我吞吃的。”一个直达灵魂的意念,灌入到月妃,“那小子,要是再迟迟不来,你也就没什么价值了。你们月魔一族的灵魂,还算是可口,我确实有些怀念了。”

此念一出,月妃的魂灵,愈发的凄惨。

……

“就是这样。”

禁地某处,有一残垣断壁的宫殿废墟,虞渊站在中央,环顾四周,说道:“大家找找看吧。”

包括李玉蟾在内,众人都满脸惊诧地,进入那片宫殿废墟。

唯有詹天象,没有着急行动,就岿然而立地站在他身旁,灿然一笑,“虞渊,大恩不言谢。先前人都在,我也不好多说。我现在告诉你,如果我能活着离开禁地,你虞家在暗月城若有危险,我定然不会置之不理。”

“你有这个心就好。”虞渊淡然道。

他心中所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眼前的宫殿废墟,断裂的墙壁,倒塌的石柱,都透露出一个事实。

——这里曾经有宗门驻扎!

月妃的那番话,又一次映入心头,这片禁地,曾经被消逝的第四宗镇压着,以此地封禁的异魂邪物,来凝炼自身魂魄。

“真的有,所谓的第四上宗?”

诸多迹象表明,月妃的说辞,恐怕真的不是开玩笑。

“那拳套,属于腐朽后,灰飞烟灭的巨象。”詹天象又说,“那位,乃金象古神的第三个儿子!在禁地探索,没有死亡前,该达到妖兽的七级行列,战力堪比人族的魂游境!而拳套,还有金象古神的妖力加持!”

他想告诉虞渊,他这趟获得的金色拳套,意义多么重大。

“我知道了,有这金色拳套在,你战力大增。”虞渊看了他一眼,突然问:“有没有信心,在将来超越李禹?”

“以前不敢奢望,现在有了它,我至少敢想了。”詹天象嘿嘿一笑。

“好,很好。”虞渊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看着那些幸存者,在那些断裂的墙壁,在一些石柱周边活动,欲图找出点什么来。

而这时,他的眉梢,突然一挑。

他惊奇地发现,那把写着“慧极必伤”四个字的白纸扇,竟然在发光。

散发出,白莹莹的光泽。

“慧极锻魂术,不会和消失的第四上宗,有什么关系吧?”虞渊一惊之后,突然神色怪异起来,“莫不成,我能得到剑魂青睐,是因为修行的魂术,和第四上宗有渊源?”

……


     素手轻挥,纱中飞扬,竟一丝丝、一缕缕,剥去了那本已透明的轻纱……大厅中,木箱前,肃然木立的人影,身形一展,但以一敌二的长孙倚凤,实在就很难讨好得去他一直心绪紊乱,加以遭遇奇变,然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和花如玉拼前冯超凡和彭天霸也展动身形追过来。手一两幅插图,辛捷越看越惊,心中一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