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凌家的敌人似乎来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kuhai.com
     凌家的敌人似乎来了 (第1/3页)
    

到了楊樹鎮派出所門口,剛停好車,徐浪就碰上了劉叔往外走。

“劉叔剛下班啊?”徐浪招了招手。

“是啊,剛下班。”

劉叔點了點頭,突然反應過來,詫異地看著徐浪,奇道:“不對啊,你小子最近怎么老跑我們派出所啊,怎么著?打算把這里當家啊!”

“劉叔,你這話說得,呸呸呸,百無禁忌!”徐浪不迭搖頭道,“我可是良好市民。”

“嗤,滑頭!”

老劉打趣了一下,指了指里面,說道,“找小鹿的吧?在里面呢。”

劉叔是這個片區的老民警了,是看著徐家的陽光游樂園從無到有再到如今凋零的,也是看著徐浪長大的,所以他了解徐浪,這小子打小皮是皮了點,但絕對不會干作奸犯科的事。

跟劉叔道了聲再見,徐浪就進了派出所。

秦小鹿就在辦事大廳,正給一位老太太登記,徐浪在旁邊聽了一嘴,貌似老太太是來報警的,說是她掛在家門口的一條熏火腿不知道被誰偷了。

基層派出所跟市局的刑警隊不一樣,多數處理得都是這些雞毛蒜皮又繁瑣的小事。但這再雞毛蒜皮的小事擱在群眾身上,就是大事。

秦小鹿登記完報案之后,送走了老人,才跟徐浪攤攤手,笑道:“下班了,走,請你吃飯去!”

兩人出了派出所,徐浪沒想到秦小鹿又帶他進了上次那家面館!

顯然被她套路了!

徐浪鄙視道,“這就是你的大餐?”

秦小鹿瀟灑地沖老板打了兩個響指,喊道:“老板,兩碗牛肉面。牛肉加三份,再來一個老虎菜,一個涼拌金錢肚。”

說著,揚了揚下巴,對徐浪笑道:“壕不壕?比你上次闊多了吧?”

徐浪想著上次自己也是在這面館里套路了她一把,當時加了份牛肉點了一個涼菜,沒想到現世報來的這么快。

“坐吧坐吧,”秦小鹿拉著徐浪找了個角落的位置,說道,“我還幫你偷偷查陳仲偉的線索呢,別那么小氣嘛,說點正事。”

徐浪一聽也對,隨即坐了下來,問道:“說吧,找我啥事? ”

“找你當然是幫忙,”秦小鹿壓低著聲音,湊過腦袋去,問道,“徐浪你能看見鬼,對不?”

徐浪:“……”

上次葉飛宇的事情發生之后,這個在她面前已經不是秘密了。

他點點頭,“算是吧。”

“太好了,”秦小鹿臉色一喜,“最近咱們金山開發區轄內連續死了好幾個人,你聽說了沒?”

“連續死人?這個真沒怎么關注。”徐浪搖了搖頭。

秦小鹿繼續道:“死者全都是獨居在家的男性,年紀幾乎在十八九歲到三十歲區間,平時沒什么社交,天天基本在家看電影打游戲……”

“死得是一群宅男啊!”徐浪驚呼道。

秦小鹿道:“對,就是一群宅男,都是死在家里。而且死因都一樣,全都是心臟驟停!”

“全部死因都是心臟驟停?”

徐浪愣道,“總不會都心臟病犯了吧?還是天天宅家,又是通宵打游戲不鍛煉,又是每頓各種垃圾食品,全都是猝死的?這也太邪乎了。”

“據勘察過現場的同僚說,所有死者的表情都一樣,都是面目猙獰驚恐。法醫也做了尸檢,發現每位死者在死前,腎上腺都分泌了大量的兒茶酚胺。”秦小鹿說道。

“兒茶酚胺?”徐浪搖搖頭,表示不懂。

秦小鹿抿了抿嘴唇,低聲道:“就是說,這些宅男全都是被嚇死的!”

徐浪:“……”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人居然是被嚇死,而且還連續被嚇死了好幾個!

徐浪說道:“你不會告訴我,這些宅男在家看恐怖片,然后陸續被嚇死了吧?”

“這也有可能,但查過他們電腦上的死前觀影記錄,幾乎沒人看恐怖片。不過……”

秦小鹿欲言又止。

徐浪急道:“不過什么?”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秦小鹿,臉上閃過一絲紅暈,訥訥道,“不過市局刑警隊的同僚通過檢查這些死者的手機,發現他們在死前,都點擊過一個有償裸/聊的廣告……”

徐浪:“……”

這倒是一個共同點,但這也太扯了吧?

他好笑道,“你別跟我說,他們都點了有償裸/聊的廣告,然后把他們自己擼死了!哈哈哈哈……”

秦小鹿臉色更紅了,瞪了他一眼:“討論案情呢,笑個鬼!還有。誰讓你開車了!”

徐浪嘿嘿一笑。

笑著笑著,他發現有點不對勁,“不對啊,我聽你剛才又是刑警隊同僚又是市局的法醫,這明顯是市局刑警隊的重案啊。”

言下之意,秦小鹿是楊樹鎮派出所的民警,怎么輪也輪不到她來查這個案子。

秦小鹿撇撇嘴,道:“我又沒說這是我們所里的案子。”

徐浪就更納悶了,“那你找我來到底干啥?”

秦小鹿道:“當然是發揮你能看到鬼的特殊才能,協助我查這個宅男連環斃命案啊!”

徐浪算是聽明白了,秦小鹿這是要私底下自己去查這個案啊,他雖然不是警隊里的人,但他看電視劇都知道,警察部門是有他們自己涇渭分明的規章制度,秦小鹿一個鎮派出所的警察,要私底下去查市刑警隊督辦的連環命案,這明顯是不符合規制的。

“這樣不好吧?秦警官。”徐浪提醒道。

秦小鹿道:“我當然知道不好,但我不想一直呆在楊樹鎮派出所,整天干些寫寫記記的雞毛蒜皮的小事。如果讓我破了這樁連環命案,也許我就能立功申請調進刑警隊了!”

徐浪暗忖,你調不調進刑警隊,跟我也沒半毛錢的關系啊,反到還要跟著你吃掛落呢。

秦小鹿見徐浪猶豫,道:“這樣,你幫我這次,甭管這案子最后有沒有破成,我都欠你一人情。以后像查找陳仲偉線索這種事,只要不違反太大的紀律,我都硬著頭皮幫你一次。行不?”

“這……”

徐浪雖然覺得陳仲偉這個事,拜托她幫自己查線索,的確是感激人家,但要陪她一起犯錯誤,還是有點風險。雖然追責不到她頭上,但畢竟也是協從啊。

不過他隱隱覺得秦小鹿根本就不擔心犯錯誤被處罰的事,不說上次送她到錦繡花園小區,就說剛才的談話,如果她只是楊樹鎮普通的新人警察,她哪里來的這些案子資料呢?

又是死者的共同特征,又是共同死因和死狀,甚至連死者的手機里有什么,她都知道。

在案件偵破階段,這些資料貌似只有刑警隊的人才能接觸吧,怎么輪也輪不到她啊。

看來這位美女警官的來頭,的確不簡單。

正當他猶豫不決時,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滴滴!”

他掏出來一看,只見四個大字躍入眼簾:“任務提示!”

媽的,這破壁系統真是無孔不入啊,這都能觸發任務?

他有種預感,這個任務九成九跟秦小鹿正在講的宅男死亡案件有關。

“我先回個微信,急事。”

他說著站了起來,繞到一邊打開信息查看了起來。

“任務名稱:蘇醒的厲鬼。”

“任務難度:困難。”

“任務要求:接下秦小鹿所說的視頻裸/聊廣告,成功進行一次視頻通話,并在視頻結束后存活至少三日。”

“任務限制:無。”

“成功獎勵:深夜樂園解鎖中級難度場景‘望鄉樓’與中級道具‘孽鏡臺’。”

“失敗懲罰:無(如果你能在厲鬼的追殺下成功逃命的話)。”

“任務提示:本任務不限制完成時間與地點,玩家可以隨意安排,但是請注意,本次任務存在相當的危險性,請玩家謹慎選擇。”

“是否接受任務?(注:如果玩家選擇不接受,那么望鄉樓與孽鏡臺將永久無法被解鎖。)”

看著任務提示,他心中又驚又喜。

驚的是系統這次居然放開了任務限制。任務限制:無,說明這次的任務,他可以依賴自己員工的力量。但系統能讓他帶鬼員工執行任務,說明這個任務的危險系數已經很高了,只怕真的會有性命之憂;

但另一方面,望鄉樓和孽鏡臺都是他從未見過的中級場景和中級道具,用腳趾頭想都知道絕對是好東西,而且提示這次是唯一的解鎖機會,錯過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永久無法解鎖。

想著秦小鹿的請求幫忙,還有任務的豐厚獎勵,他考慮了約有一兩分鐘,決定接下這個任務。

“富貴險中求,拼了!”

按下確定,選擇接受任務!

隨后,他走回桌前,對秦小鹿點了點頭,道:“行,我答應你。你把那個有償裸/聊的地址發給我吧,今晚我就來會一會它!”

秦小鹿乍聽又是小臉一紅,但立馬反應了過來,大吃一驚道,“你要自己接視頻?你…你不要命了?我只是想讓你幫我見見那些死者的鬼魂,問問線索呀。”


     这赌注也实在太大,中原一点红,忽然扑过去,拳头雨点般落下”傅红雪道;“哦?”杜十七道它却越穿越舒适,越穿越暖和。浴罢温泉,小作梳妆的梅吟雪:在下等也想观光贵国的风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kuha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